下者依上言,上者解下士 - 評 Tony Henry 與理大教師被炒一事

鎚仔幫主場 於 25/04/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近期小編忙著大學期末考試,其中最難而且最花時間要溫習的科目,莫過於一堆沒有數字、只有英文字母及符號、說不知什麼分配的大學數學科。大學數學除了會令人「爛Grade」(總成績向下插) 之外,理應沒有甚麼好理會的地方。然而小編近日眼看理工大學的應用數學系炒了幾名 professor,並說「大學要轉型」、「做多些研究」等有點兒無稽的藉口,小編想起了韋斯咸的一個被炒員工。

他的名字叫東尼亨利 (Tony Henry),是韋斯咸的球員招攬總監。

(Source: Standard)

「表現良好」

韋斯咸近幾年在香港多了人討論,除了因為有《鎚仔幫主場》這平台之外,更重要是韋斯咸本身亦在一兩季打出特別亮麗的成績。不少人都同意,這江山是倚靠特定幾位球員打回來,如:派耶、蘭仙尼、奧比安等等。

韋斯咸表現出色的球員,多數都是外援,而且本是不見經傳的:蘭仙尼,從中東過來的阿根廷球員,試問誰又會走去中東「淘寶」,而且淘了一位阿根廷國腳呢?迪化沙高,加盟前本是法乙球員......例子多不勝數。

除了即食的外援,韋斯咸近期的收購還包括了好幾位具潛質的年青球員。例如瑞士大國腳艾迪美臣費南迪斯 (Edimilson Fernandes)、瑞典超簽過來的黑山大國腳赫沙班奴域 (Sead Haksabanovic)。

這些從不同地區購入的球員,非常考驗球隊招攬海外球員的眼光;作為2014年走馬上任的球員招攬總監,這些成功的例子,東尼亨利固然居功至偉。就算他任內也有不少失敗的收購如卡耶利 (Jonathan Calleri)、艾文歷基 (Emmanuel Emenike),最起碼我們會用「好」來形容東尼亨利的表現,對嗎?

= = = = = = =

理工大學幾位數學系教師同樣被評為「非常滿意」、甚至有「功績酬勞」,那麼就在此不贅。為什麼他們要離開呢?

(Source: The Advertiser)

要遮蓋的事實

東尼亨利被炒,事出有因。正如文題所講,他只是依照為上者的言行,並講了一兩句言論。英國《每日郵報》指東尼亨利說非洲球員會帶來麻煩,唯莫耶斯在訪問間不認同《每日郵報》的講法,並說:

引用這令我頗為震驚。因為我們本來留意幾名 (非洲) 球員,並希望在冬季轉會窗完結前簽入他們。
"It's a massive shock, because you are well aware of the couple of players we were trying to sign on deadline day, so that's why it's a big surprise.

我已經很熟悉東尼,而他亦很熟悉他的工作。我可以說的是,這言論理應不正確,皆因我們還在嘗試引入兩名 (非洲) 球員。

"I've known Tony and he has to get on with his stuff but all I can say is that it wasn't correct because we were trying to sign two players like that on deadline day."

補充資料,莫耶斯執教愛華頓時曾和東尼亨利共事;而該兩名希望引入的非洲球員,分別是已借到紐卡素的阿爾及利亞前鋒斯利文尼 (Islam Slimani)、及里爾的喀麥隆後衛艾馬杜 (Ibrahim Amadou)。既然覺得非洲球員是毒瘤,東尼亨利又怎會考慮引入他們呢?

(Source: Telegraph)

「依」除了依照之外,亦可配依然:理大教師依然上言,上言透過問卷調查對為上者的不滿。根據2015年的理大教職員對管理層的問卷報告,不少理大教職員認為理大高層辦事不夠透明,亦對理大高層逐漸失去信心。

那麼數學系的教職員又有什麼關係呢?這是因為他們作為問卷調查的公佈者,沒有對「諫言」加以修飾,這樣對一個不願聽取民意的為上者而言,已經可以是死罪。五千年中國歷史,遠至比干,近至劉曉波,「因言而死」的例子比比皆是。

禍從口出,但究竟「禍」是從誰的口、誰的行動而得出來呢?始作俑者只要裝睡,便不用知道答案。

(Source: West Ham United FC)

種族清洗?

被炒一事,保的不只是為上者的面子,更要使自己的理念可以藉人事清洗而實踐,就是「種族清洗」。在公司中,種族清洗所指的當然不是屠殺某個族群,而是令某個族群沒落,並扶植某個族群。

今季韋斯咸的冬季轉會窗操作,已經把理念實行得清清楚楚:掃走安達艾耶、迪化沙高,購入佐敦曉高爾 (Jordan Hugill)。這三個動作已經執行了韋斯咸高層所下達的指示。

Ok,講得白一點,離開的有加納的安達艾耶、塞內加爾的迪化沙高,加盟的就是英格蘭人佐敦曉高爾。減低了非洲球員、外援球員的數量,並相應增加了英格蘭球員的數量。一來一回,這就大大增加了韋斯咸英籍球員的比例。「去非洲化」不是韋斯咸高層的最終目的,「英化」才是。要不然,韋斯咸為何又會死攬祖赫特呢?

(Source: Daily Star)

至於香港理工大學嘛,不和幾名教員續約,就要從下提升教員頂替他們的位置。眼見不少理大數學系的教員的姓氏好像都是X、Z字頭,或許可以從中看到有點端倪。除了是應用數學系之外,理工大學另有其他學系的教員被炒,同樣地這些X、Z字頭會否又在其他學系扶搖直上呢?這就不得而知,只是見這個趨勢在近期有點明顯。

(Source: Barmy Flags)

(Source: PolyU)

棗紅即是黑加紅

湊巧,韋斯咸、香港理工大學的徽章主色,都是棗紅色。如果用一些簡單的顏色來溝出棗紅,黑色和紅色會是最好的選擇。

近年韋斯咸的棗紅,就是由兩位主席大衛蘇利雲 (David Sullivan)、大衛高特 (David Gold) 以及二人的手下一次又一次地進行的「黑」箱作業,加上英格蘭的「紅」十字而砌成。

聰明的讀者,理應已經聯想到理工大學的黑色所指何物,紅色又所指何物。

最後,祝理大和韋斯咸,不要降班收場。

參考新聞:
有關東尼亨利的報導 (BBC)
有關東尼亨利的報導 (每日郵報)
6名理大教師 (明報)
6名理大教師被炒的揣測原因 (蘋果日報)

*此文章僅代表小編立場,並不代表《鎚仔幫主場》、《球迷世界》及《Fanpiece》之立場。
(又或者當作是讀者投稿好了,在此事上,小編有需要戴一戴頭盔)

本專欄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ammershome
Fantasy Premier League《鎚仔幫主場》private Classic League code:881925-212493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韋斯咸  理工大學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