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草不生的極寒之地!球員受傷,當地醫院:下次骨頭斷了再派救護車

球圈大小事 於 15/10/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足球無處不在,即使是在全年嚴寒的北極。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島嶼,面積達到216萬平方公里的格陵蘭,從來不是足球的溫床。畢竟,這個坐落在北冰洋和大西洋之間、常駐人口僅有76000人、主權屬於丹麥、80%的土地都被冰雪覆蓋的島嶼,想要開展戶外足球實在是有些強人所難。


儘管如此,在這片異常寒冷、蕭瑟的土地上,足球仍然適時地給當地人帶來了必要的溫暖。今年8月,《紐約時報》首席足球記者洛里-史密夫與攝影師基蘭-多德斯就來到了這片由因紐特人為主的島嶼,探訪當地的足球。

《紐約時報》的造訪顯然不是隨機的,在這個格陵蘭島全年氣溫最適合戶外運動的月份,一年一度的格陵蘭島足球錦標賽將在距離首府努克幾百公里開外的小鎮西西繆特開帷幕。


由於格陵蘭地廣人稀,加上極端的天氣,以及極其不便利的交通,這個屬於當地最高級別的聯賽僅僅只會持續一周時間,比賽從周一開始,週日結束,因此它極有可能是當今世界上賽程最短,同時也是競爭最為激烈的聯賽,畢竟在短短的7天時間裡,球員們將面臨巨大的體力消耗,以及各種各樣的壓力。

不過,比賽僅僅只是壓力的一部分罷了。實際上,在哨聲吹響前,參加此次錦標賽的6支球隊就已經碰上了不同的考驗。由於格陵蘭島氣候多變,直到比賽前夜,還有一支球隊未能及時抵達參賽地,而這支球隊正是去年的冠軍B-67,因為大霧的原因,西西繆特鎮上的飛機場被迫關閉。


於是,另外5支球隊臨時舉行了一次會議,他們認為B-67應該棄賽,但格陵蘭足協不同意,決定調整B-67的首場比賽時間。與此同時,B-67匆匆忙忙租了一艘船趕往西西繆特,最終在周二凌晨3點才抵達這座小鎮,球員們只有幾個小時的睡眠時間,接著就得上場踢比賽了。


其餘5支球隊雖然準時抵達了西西繆特,但同樣花了一番心力。在經過了足足三天的航行後,來自Equaluk-54的馬特勞森才和隊友來到比賽地,為了此次聯賽,馬特勞森還要花費幾百美元,用來支付交通、住宿以及裝備等費用。在船安全抵達目的地後,馬特勞森將和隊友以及其他球隊的陌生人同住在一所學校的體育館內。

另一邊,賽事的相關工作也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中,弗雷德里克森是此次錦標賽的負責人,在過去幾週他一直在為比賽做相關準備,包括檢查人造草球場,安排各支參賽球隊的住宿事宜等等。當地的志願者也在比賽中承擔了各式各樣的工作,比如為球迷們提供免費咖啡、點心、記錄比賽數據、以及阻擋雪橇犬誤入球場等。


足球是格陵蘭最受歡迎的運動,因此這一年一度的錦標也是當地居民最期待的賽事,格陵蘭的電視會全程直播所有比賽,弗雷德里克-奧森就是此次比賽的解說員,他告訴《紐約時報》,“這是我童年時的夢想,但工作強度極大,從下午三點到晚上九點,我不得不連續解說三場比賽。”

當然,壓力最大的肯定還是球員,由於比賽被壓縮在一周內進行,因此經常有球員在比賽中受傷,但只有遇到極為嚴重的情況,受傷的球員才會被送往當地醫院進行治療。因為在連續2次接到球場打來的電話後,當地醫院已經有些不耐煩了,“醫院告訴我們,還有其他病人在等待治療,”GSS球員兼教練庫塔克-奧森表示,“他們說這次會派一輛救護車過來,但下次只有當有球員的骨頭被撞斷時才會來了。”


為了參加此次比賽,球員們已經準備了幾個月。在暗無天日的冬天,大多數球員都會踢室內5人足球來保持狀態,等到了春天再到室外進行訓練。這六支球隊都是經過了各自地區的聯賽后才競選出來的。而球員如果想要加盟這些球隊,還必須要接受選拔,再交大約75美元才能加入球會,經過幾週訓練後再隨隊參加地區預選賽。


在不少球員看來,8月的格陵蘭島錦標賽就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賽事。來自IT-79的球員保利-湯馬臣就直言不諱道,“它就像世界杯一樣。”湯馬臣顯然沒有誇大其詞,所有參加比賽的球員都明白,他們的朋友和家人都會在家裡觀看比賽, “如果你表現出色,人們會在街上認出你來,向你祝賀。如果你能拿到冠軍,那當然就更棒了,”球員克魯明這樣告訴《紐約時報》。

最終,N-48拿到了此次比賽的冠軍。而對於賽事負責人弗雷德里森來說,這一周總算結束了,他告訴《紐約時報》,“這一周很艱難,總會遇到各種問題,不過總體情況還算滿意”。



當弗雷德里森在西西繆特組織比賽時,他的妻子正獨自在家裡照顧3個孩子,他希望在比賽結束後對妻子做出補償,“我說過了,明年不會再花這麼多時間跑足球了,除非讓我上場踢球。”



顯而易見,參加比賽的球員們都是業餘,但在格陵蘭的足球歷史上,還是曾湧現過非常傑出的球員。 1977年出生在首府努克的干查就是其中之一,這位丹麥歷史最為出色的翼鋒之一,靠著風馳電掣般的速度,與另一位同樣飛快的翼鋒羅美度,構成了丹麥國家隊經典的雙翼配搭。


多年前,英國《衛報》曾刊登過一篇關於格陵蘭島足球的文章,撰稿人動情地寫道,“在這樣一個由於極端氣候原因,寸草不生,足球變得幾乎不可能的地區,足球的影響力卻不可估量,他們孕育了一個屬於自己聯賽。在困難重重,土地廣袤的格陵蘭島,足球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至少,足球已經起步了。”

的確,足球從來不是生活的全部,但只要有人生活的地方,就必定有足球的存在,這或許就是足球最大的魅力。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