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仙奴延續「死慳死抵」,艾馬利只能「睇餸食飯」

球外球內 於 20/01/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薪酬高昂、欠缺歐冠的收益,再加上高安基(Stan Kroenke)不願花錢,以上種種都成為阿仙奴未能與群雄競逐的原因。

阿仙奴的球迷日盼夜望的消息最終由加齊廸斯(Ivan Gazidis)發布。當日是2013年6月6日,身為球隊當時的行政總裁加齊廸斯向一眾傳媒宣布,阿仙奴自2016年遷至酋長球場而需實施緊縮的年代經已告終。

阿仙奴為籌集資金興建新球場而簽訂多項長期的廣告合約已成過去式,因此,根據加齊廸斯的說法,球隊的財力大大提升,球隊可以任意簽入任何球員,包括任何頂級的球星。他亦指出:「我們經已邁進一個新階段,我們只要簽入適合的球員,阿仙奴便足以與各國頂級的球隊較量。」

於那年的夏天,阿仙奴簽入奧斯爾,及後分別有山齊士、拿卡鍚及奧巴美揚的加盟。正當阿仙奴準備於本週末英超賽程上迎來車路士 (註:原文於1月18日刊載),焦躁不安的氣氛漫延不散,其中一個原因是,倘於本週末敗於車路士,阿仙奴與前者的積分距離將拉開達九分。

本月阿仙奴未能與任何球隊落實任何轉會交易,原因顯而見之,球隊並無可供花費的錢。或許可以借入一、兩個球員,而最理想的,莫過於在借用條款上加入可於本賽季尾的轉會窗買入相關球員的選項。正當Emirates和Adidas的新贊助合約袋袋平安,大家不禁對「無錢使」都不明所以,當中最摸不着頭腦的可謂是廣大的球迷們。

根據球隊最新刊發截至2017年11月30日止六個月的業績,稅前盈利為25,100,000鎊,而現金儲備為160,700,00鎊,當中包括23,000,000鎊撥作償還債務而非用於足球上。於去年同期,阿仙奴於德勤球會財富排名榜位居第六。到底球隊的錢都花在什麼地方上?

憂慮艾朗藍斯將於季尾免費轉會祖雲達斯,亦令球隊蒙上不安,而無可置疑與財政問題息息相關。其次,於2017年11 月自多蒙特加盟的首席球探美斯連達(Sven Mislintat),有感意興闌珊而決定離隊,預計將於一月轉會窗結束過後離開。

美斯連達乃於去年五月委任艾馬利成為雲加繼任人的三位決策者之一。另外兩位則是加齊廸斯及足球總監辛利伊(Raúl Sanllehí),前者已於去年十月辭任,而後者成為三位唯一仍任職於阿仙奴的決策者,不免令人感覺當中有不為人知的亂局。

阿仙奴「無錢使」乃由一糸列的因素所導致。按照球隊的講法,他們存放於銀行的現金儲備並非儲備,而是用作支援年度的營運成本。大筆的錢會定期會進出賬戶,例如分期支付的轉會費或商業交易所得的款項,而且相關交易或會於特定的財政期間後才入賬或支賬。


我們以一個家庭的每月開支作比喻,於部分月份或會需要作出透支,但阿仙奴按年的數字則較為複雜得多。就半年盈利而言,乃大幅受到於2017年夏季出售球員以及於鄰近酋長球場的霍洛威路(Holloway Road)所進行的工程地盤所影響。

更令人不能反駁的事實是,於2011年4月起成為阿仙奴主要股東的高安基主張自負盈虧的經營模式─先有錢賺入,才有錢去花出。

數據顯示自2011年夏季起,阿仙奴於永久轉會費上的淨支出為239,900,000鎊,平均每季開支為30,000,000鎊。於2013年夏季,加齊廸斯宣布球會脫離緊縮年代的制肘,相關的淨支出為265,800,000鎊,平均每季開支為44,300,000鎊。換言之,相關款項既不足以支付基爾獲加的轉會費(編註:其轉會費為逾50,000,000鎊),要支付雲廸積克的轉會費(編註:其轉會費為逾75,000,000鎊)也有一筆巨大差距。

雖然球隊的淨開支並非其財政穩固的指標,球員的薪酬亦佔重大的一部分。阿仙奴於球員薪酬的投放按年大幅上升,卻非一個合乎常理的遞增。於高安基統領下,已於2014至2015球季、2016至2017球季以及本季於球員薪酬上大灑金錢,於開了先例下無可避免要延續下去。

本季正好印證了上述的數據。去年夏天,球會簽入五位球員,包括萊諾、柏柏斯達夫普路斯及托雷利,支出共71,400,000鎊,同時於出售球員的所得收入僅有7,600,000鎊。計算下可得出淨支出遠高於平均金額,因此一月便無錢可供花費。艾馬利對此並非一無所知,當日他點頭答允接下這份工作時,他已深知自已所要面臨的狀況。

令人頭痛的是阿仙奴擁有一隊獲支歐聯薪酬的陣容,但他們連續兩年只在歐霸亮相。上季球隊嘗試力爭奪取歐聯的資格,而艱難指數與日俱增。歐聯就如一列高速列車,球隊被拒成為座上客後,需要更多的努力才能再次登上列車,等同要花更多的錢好好裝備自身。

曼聯於2016年至2017年球季失去歐聯的資格,他們大灑金錢簽入普巴、伊巴謙莫域、拜利及米希達恩應付歐霸的賽事,矢志重返頂級之列。最終,曼聯奪得歐霸盃而取得歐聯資格。每年都有球隊未能亮相歐聯,要重奪歐聯資格並非一件易事。利物浦正正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阿仙奴自負盈虧的營運模式受制於歐霸所得的收入,而最終將走上財赤的路。德勤的體育商業部總監Tim Bridge指出:「上季阿仙奴於歐霸四強止步下,相比前年自歐洲足協所得的款項,尤其於轉播收益上大幅減少26,800,000歐元,任何一隊擠身歐霸的球隊都不難發現,於比賽日及廣告收益上較於歐聯時的差異。」

阿仙奴又是否有按加齊廸斯所期望作出明智的決策?山齊士離隊加盟曼聯後,考慮到簽入一名取代奧斯爾的球員之代價會更高,同時為免讓他免費轉會,奧斯爾於去年二月起獲得350,000鎊的週薪的新合約至2021年,合約合共總值620,200,000鎊。

其中導致阿仙奴未與艾朗藍斯續約,而艾馬利已開始質疑奧斯爾的價值。他已將季初簽入的球員整頓磨合,而美斯連達引入的球員包括奧巴美揚,亦已日漸融入球隊當中。儘管仍有待進一步改進,有云錢非萬能,但當你眼見普捷天奴所領導的熱刺所面對的,你不能否認無錢實在是萬萬不能。

儘管艾馬利為阿仙奴注入各色各樣的戰術、為球迷呈現緊張刺激的比賽,主場的表現亦令人驚喜,但前路迎接他的種種困難依然清晰易見。

Source:
The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football/2019/jan/18/arsenal-era-austerity-emery-finance-stan-kroenke-champions-leagu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阿仙奴  艾馬利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