遷入倫敦體育場,是抹殺韋斯咸的獨特性,還是令鎚仔幫茁壯發展?

球外球內 於 23/03/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上週末,韋斯咸在其主場倫敦體育場(London Stadium)戲劇性反勝哈德斯菲,該場比賽無疑是今季英超最精彩的賽事之一,但球場內一張又一張的空凳卻作出另一種控訴。

倫敦體育場,前稱為奧林匹克運動場(Olympic Stadium),是英國為舉辦2012倫敦奧運而興建,自2016年起,韋斯咸由其迄立百年的地標主場烏普頓公園球場(Upton Park Stadium)遷入容納人數多近一倍的倫敦體育場。本該是美事一樁,但沿用兩年多至今,球場內的硬件及氣氛卻備受批評。

韋斯咸自2016年起遷入倫敦體育場
Credit: Evening Standard


當一支球隊坐擁一座能容納66,000名球迷的球場,大家順理成章會認為它的平均入座率會名列前茅,但事實上卻恰好相反。球迷多次評擊感受不到主場的氣氛。誠然,感覺是主觀的,但客觀的硬件設備卻是活生生的事實。球場內看台與草地間的距離問題,而即使暗紅色及藍色的凳數量增加,黑白色的凳仍佔大多數,無怪主場球迷沒有回家的感覺。

烏普頓公園球場
Credit: Tony Harris/PA


隨著球隊於2016年夏天遷入倫敦體育場,球會的隊徽亦相應作出調整。暗紅色及藍色仍然是徽章的主調顏色,抺去舊隊徽細緻的城堡圖案,只剩下一雙大鐵錘位立正中,下方加上LONDON一詞,意指主場遷至位於倫敦的倫敦體育場,亦有把球會伸延至國際舞台上的意思,整體設計正如球會官方所言更簡潔時尚。

左為舊隊徽,右為2016年起採用的新隊徽
Credit: www.whufc.com

離開了烏普頓公園,亦換走了刻有城堡(Boleyn Castle)標誌性的隊徽,那韋斯咸剩下的還有什麼?近日,球會發行的季票把球會的代表人物比利邦士(Billy Bonds)的球衣胸口的舊隊徽photoshop成新隊徽,引起部分球迷的不滿,認為球會欲與烏普頓公園撇清關係。似乎,目前只有球會的隊歌「我們永遠都在吹泡泡(I'm Forever Blowing Bubbles)」是鎚仔幫唯一保留的標記。

Photoshop後的新舊隊徽對比
Credit: Twitter@WestHam_Central

倫敦體育場雖聳立東倫敦市內,但其自成一角的位置令人感覺與市內格格不入,不但未有如其他球會主場帶來震懾的感覺,客場球迷亦未必可感受到進入敵方的陣地,反而更像是湊熱鬧地參加運動嘉年華。

由於場地乃為奧運而興建,故原名為奧林匹克運動場,韋斯咸於遷入時才決定正式改名為倫敦體育場。即使頭冠如此響亮的主場名稱,諷刺的是韋斯咸既非稱霸倫敦的一隊,亦非英超爭標的隊伍之一,多年以來球隊位列中游的位置,不免有點尷尬的感覺。當然,我們亦不得不欣賞球會管理層希望藉新球場注入營銷商機,吸納更多國際球迷,從而壯大球會的決心。

不過,新球場吸納了更多遊客於比賽日到訪卻是不爭的事實。相比起其他倫敦球會,坐擁六萬多個座位的球場定必比其他球場更易購票入場。於比賽日亦不難找到遊客在Instagram及Twitter「打咭」的足跡。球會希望自己與倫敦連為一體,就如紐約洋基(New York Yankees)般,即使世界各地成千上萬的人頭載印有New York Yankees的帽,但那只是時尚潮流而已。

雖然一次性出入球場的遊客對足球一般都一竅不通,但你不能剝奪他們進場的權利,而韋斯咸以吸引遊客為目標的計劃不多不少正磨滅球會的獨特性。

近日,球會主場的氣氛被 footballgroundmap.com的球迷評為英超最差劣的一隊,緊隨尾二的阿仙奴,兩支球隊也經歷了球場由舊換新的過程,而兩隊的結果亦有新不如舊的反應。倫敦另外各支球隊也不甘落後於同城對手,熱刺將於下月三日迎來新球場的啟用,首場將迎戰水晶宫,車路士亦早有計劃興建新球場,而目前仍待落實當中。

足球隨時代演變,球場亦難以獨善其身。雖然,球場僅為一座建築物,但對到訪的球迷而言,那是球會的標誌物,是球迷與球會榮辱與共的地方。主場球場帶來球隊的獨特性,相信假以時日,鎚仔幫亦能於倫敦體育場重拾屬於他們的獨特性。

吹泡泡並高歌I'm Forever Blowing Bubbles成為鎚仔幫唯一不變的標誌
Credit: The Football Pink


Source: https://the-football-pink.squarespace.com/posts/2019/3/22/no-place-like-home-has-the-london-stadium-been-bad-for-west-ham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韋斯咸  倫敦體育場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