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人的兩個詮釋,蘇拿利的調整與挑戰】

BLnaze 於 14/11/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在銀河巨艦年代,球星雲集的皇家馬德里當中,蘇拿利並不亮眼,但超過一百場的上陣機會,西甲、歐聯冠軍的成員之一,蘇拿利作為「第十二人」作出了重大的貢獻,秉承阿根廷人勤勉務實的作風,其在場內場外均是隊友的楷模,退役後加入皇馬的青訓梯隊作為教練逐漸成長,沒有施丹般在安察洛堤身旁學習的機會、沒有球王執教的鎂光燈照射,蘇拿利仍然堅持自己踏實的風格,在卡斯蒂亞等待機會。

盧柏迪古刷新下限的成績讓蘇拿利得到提前上位的機會,在干地要權過大、馬天尼斯無法從比利時抽身,蘇拿利用四連勝的表現取得球會的信任,從過渡變成掌舵。其對於球隊的了解幫助戰績的回穩,將兩位前任戰術去蕪存菁有助發揮球員最大的威力,但「興奮期」過後的路怎麼走,仍是蘇拿利巨大的挑戰。


【三線調整,榨取球星】
施丹年代「控球配突擊、傳中配遠射」的方針得到巨大的成果,三年間在此基礎上作出多項的戰術嘗試均得到巨大的成功;盧柏迪古上任後打造的「控球與壓逼」一度賺取不少眼球,但得分手的缺失以與「世界杯後遺症」拖累了前進的步伐,國家打吡的失利更加燃點了埋藏以久的藥引,施丹時代遺留的問題最後全數爆發。

蘇拿利接手後並沒有全權否定盧柏迪古的戰術,一方面保留了防線高位的打法,另一方面以壓逼與圍搶的方式確保球權的掌控;為解決「聰明笨伯」在進攻上的尷尬局面,蘇拿利在中前場不僅恢復了施丹時期的一些推進、提速的策略,更加注重了兩側翼、衛的聯動。

卡斯美路在進推時會頂到鋒線身後作為中轉、摩迪與卻奧斯則通過近距離的連繫發起進攻,在技術中場的引導下,皇家馬德里的兩翼進退更加有序和高效,閘與翼得到更大的空間進行互動,翼鋒拉邊、閘位內切的畫面成為蘇拿利時代的「特色」,在這種不斷創造空檔的打法下,賓施馬與巴利擅長短促突擊的打法得到最大的釋放,二人不論在接應傳中以及輔位的滲透都可以製造巨大的威脅。


【興奮期後,路怎麼走?】
在施丹歐戰三連冠後,不少輿論都認為盧柏迪古會得到相對寬鬆的空間調試皇馬的戰術,但前西班牙主帥用「出色」的戰術思路將空間完全收窄,最終被炒。豪門教練之位從沒有「寬鬆」的空間,蘇拿利的前路仍未許樂觀。

無論是歐戰的柏辛域陀尼亞、抑或是國內的切爾達,皇馬其實都是極有可能先失一球的一方,上天的眷顧以及球員的「爆種」讓一切變得容易實行。但賓施馬的興奮狀態難言持久,巴爾的比目魚肌每每蠢蠢欲動,球隊在得分能力方面始終存在巨大的隱憂;拉莫斯的運動能力大不如前、華拉尼仍不失魯莽,防線的穩定性一直是影響施丹三年戰術藍圖的關鍵問題。

施巴路斯、阿辛斯奧、華斯基斯、馬利安奴等年輕球員的接棒上位已經刻不容緩,伊斯高、卡華積亦是時候成為戰術藍圖的核心人物,雲尼修斯的出場順位與場上的定位亦是考慮蘇拿利功力的地方。主席佩雷斯一直渴求的技術足球能否在改朝換代的同時成功塑造,蘇拿利要盡快給出答卷。


【結語】
近年轉會策略漸趨務實與內陸化的皇家馬德里囤積了不少具潛力的新星,施丹時代「巨星A隊 + 新星B隊」一度令人艷羨不已,但隨著得分火力的不穩,上賽季施丹選擇榨取老將的方式完成了最後一擊,盧柏迪古上任後高舉年輕化的旗號,卻在成績壓力下快速回歸「老」路,佩雷斯構想的「青年戰隊」一直無法成型。

蘇拿利無論在皇家馬德里,抑或國際米蘭年代都有多位名帥共事的經驗,要能夠兼收並蓄,轉化到場上的同時,掌握好換血的時機穩定更衣室,他的任務絕對難以低估。

BLnaze的足球札記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