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特殊的一個,變成平凡的一個,摩連奴不合時宜嗎?或許吧】

BLnaze 於 20/12/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從「特殊的一個」變成「平凡的一個」,甚至讓不少人喊出「討厭的一個」,十多年前嶄露頭角的摩連奴,一度改變了足球戰術的走勢,創造了無數的戰術內容,他為車路士建立的功業前無古人、他在國際米蘭的輝煌讓人銘記、他為皇家擺脫了「歐聯十六郎」的尷尬,也創造出「百球奪冠」的西甲風暴。

可是,在再遇車路士與登陸奧脫福的經歷上,摩連奴幾乎將前半段建立的威信完全消弭,不僅成為了最多人討論的教練,更大有可能成為最多人討厭的教練。是甚麼讓「特殊的一個」變得平凡?是時代的洪流?是資訊的發達?是商業發展?還是管理制度?


【賽前動員優勢縮短,防守反擊不合時宜?】
「摩連奴是個數據控、細節控,他能準確告訴我們,對方的中堅傳球向右閘的次數」──保辛華

作為引進高科技與大數據配合足球分析的先驅者之一,摩連奴憑藉其洞察對手的天賦往往可以在比賽前就制定了完整而具針對性的計劃,憑藉出色的球員執行能力抓住對手的弱點完成壓制。加上其臨場的果斷與精確閱讀能力,狂人可以將節奏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即使控球率遠低於對手,但能夠通過無球的壓逼、防守的布置去令對手打不出自己的節奏,是摩連奴在賽前動員最出色的地方。

在多年的發展之下,大球會對於數據分析已經有足夠的經驗,技術團隊甚至已經與數據分析的網站達成合作,全面掌握對手的強弱點,從而制定出最精準的比賽策略,摩連奴過去的優勢已經逐漸減弱,在車路士與曼聯時代經常出現開局不穩的情況,正是這一現象的反映。


「進攻足球需要10個甚至11個球員都擁有技術,但只要我抓住一個漏洞,我就能反擊」這是摩連奴防守足球理念的起源,而更重要的是其認為「最佳進球時機是在攻守轉換階段」,所以摩連奴的低位防守,實際上是為了釋放反擊空間而執行,無論是杜奧巴空中走廊、米列圖與賓施馬的地面傳導,摩連奴通過不同形式的反擊方式去執行「轉守為攻,一招致命」的思路,在歐洲取得過巨大的成功。

時代的轉變並沒有將防守戰術淘汰,山度士依靠防守為葡萄牙贏得歷史上第一座歐國杯;迪甘斯憑藉低位防守完成世界杯的奇妙之旅;當哥迪奧拿與沙利偶然會執起低位防守,高普乾脆讓利物浦變得保守,防守反擊的精髓似乎以另一種形式重新展現。可惜的是,作為時代最出色的防守教練之一,摩連奴沒法享有外界同等的評價,缺乏反擊能手的曼聯很容易陷入捱打的局面,最終保守的標籤被深深烙在摩連奴的風格之上,沒法掙脫。

圖:被寄予厚望的普巴一直沒法穩定為摩連奴提供反擊銳度。

【獨掌大權不合時宜,商業開發才是皇道】
由於出身低微,沒有球員時代顯赫的背景支撐,摩連奴好動而革命者的性格需要有強大的權力去完成對球隊的掌控,波圖的稱霸與車路士的崛起過程當中,摩連奴得到的權力都是史無前例的;國際米蘭與皇家馬德里兩支球會甚至將上至一線隊下至青年隊的權力悉數交予摩連奴,兩支決心要重塑輝煌的球隊顯然更為信任魄力改革者摩連奴的長遠宏圖。

但商業時代的球會開始推行「球會」「球隊」分家的企業化管理,艾巴莫域治將權力幾乎全數放出,活華特甚至以商家的眼光掌握曼聯的決策,兩間球會不再以球隊為基礎,反而更為強調球會的整體利益。摩連奴在無辦法掌握全部權力,推行強而有力的改革情況下,往往會因為受到制肘而產生不滿情緒,與活華特幾乎公開的鬥爭成為重傷曼聯的利刃。


【家長式教育成為過去?】
摩連奴與球員的關係往往成為外界口誅筆伐的重點,車路士球員曾經親切稱為「父親」的摩連奴最終卻在最近的三支球隊當中都出現更衣室的問題。

他一方面能夠讓杜奧巴、伊巴謙莫域、馬特拉斯等球員死心塌地,另一方面卻出現迪亞高哥斯達、普巴等明確的「叛徒」;他一方面可以給予杜迪克告別演出贏得前利物浦球員的尊重,另一方面卻又讓卡斯拿斯對他恨之入骨。球員兩極化的評價或許是家長式教育的結果。

新一代在與教練合作當中更重視溝通與「快樂」,奧斯爾明確表示艾瑪利讓他們「踢得快樂」,夏薩特因為踢得「快樂」而喜愛沙利,摩連奴顯然無法理解球員在場上最快樂的時刻,過份的苛責雖然是實說實話,但對於新一代球員的心理上顯然難以接受,而世界杯得主普巴,就是不能接受批評的一個。


摩連奴過時了嗎?沒有人說得準
他還會在豪門帶出輝煌嗎?誰敢肯定不行
但摩連奴的經歷,或許可以讓人看清楚,時代的轉變,球員的轉變…

BLnaze的足球札記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kinfung
    kinfung 於 20/12/2018 評論 NO. 1

    好文

  • 夜與日
    夜與日 於 20/12/2018 評論 NO. 2

    最不能接受批評的是摩連奴吧?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