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化交叉點——歐洲歸化,一路向東、向南? 圖片

寸咀足球組於 07/06/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隨著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重燃戰火,寸咀哥是時候跟進歐洲歸化球員的最新形勢。過去幾年,歐洲成年歸化球員的增幅不算顯著;西歐、北歐與中歐國家盡可能在青少年軍機制吸納海外移民,如非在本土聯賽突然有萬中無一的海外奇才冒起,歸化不再成為國家隊持續發展的最主要議題之一。相對而言,東歐與南歐國家有較大誘因透過歸化制度增補人才,加上科索沃獲國際足協與歐洲足協接納為成員國,對市場生態構成一定程度的影響,所以歐洲歸化球員的焦點逐漸東移,到2017年更有明顯的南移跡象。早在2015年底起《歸化交叉點》系列已經較集中分析東歐的球員歸化形勢,本篇除了更新東歐的情況外,亦打算審視南歐的情況;別忘記2020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將增至24個席位,更橫跨歐洲13個城市作賽,所以歐洲球隊若要趕上這班新列車,今明兩年將要認真增兵。
2017年上半年,歐洲歸化球員新故事的關連大多與葡萄牙有關。首先,一直甚少招攬歸化球員的希臘竟然破例,領隊Michael Skibbe 決定徵召祖籍葡萄牙的中場Zeca,加強球隊中場攻守平衡。Zeca 是彭拿典奈高斯的隊長,出身於葡萄牙丁組聯賽,到2010至2011年球季改投葡超的塞圖巴爾,表現初露鋒芒,翌季改投彭拿典奈高斯效力至今;由於Zeca 在葡萄牙青訓系統頗受忽視,加上早在2015年初已經表明心跡,所以此子歸化希臘的過程甚為順利。環顧當前希臘的中場線,Panagiotis TachtsidisAndreas Samaris 的一攻一守組合足以跟一流球隊抗衡,然而中場深度不及從前,Zeca 加盟為希臘增添可靠的二傳手,分擔Tachtsidis 與Samaris 的工作。希臘上次徵用歸化球員已經前文《歸化交叉點——非洲人篇》提及的佛得角前鋒Daniel Batista,雖然未竟全功,Batista 卻從此成為希臘足球界的中流砥柱;假如Zeca 能夠協助希臘晉身2018年世界盃及/或2020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他的名望肯定更高。
那邊廂,希臘在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的同組對手塞浦路斯,引入祖籍葡萄牙的奧摩尼亞中場Renato Margaça 增強實力。前文《歸化交叉點——大歐洲篇》曾經提到近年塞浦路斯引入兩位歸化球員,一是祖籍法國的中場Vincent Laban,二是祖籍葡萄牙的中堅Dossa Júnior,兩人在國家隊一直備受重用,即將32歲生日的Margaça 可以帶來什麼貢獻?雖然Margaça 曾經在葡萄牙青年軍留名,但他的身高只有1.65米,難免成為事業發展障礙,因此Margaça 在23歲時決定轉戰塞甲,實屬明智。Margaça 其實比同鄉Júnior 更早登陸塞甲,而且他可以兼任左閘與中場,可是Margaça 到2017年3月才正式符合歸化球員資格,塞浦路斯領隊Christakis Christoforou 亦不敢怠慢,馬上徵召這位短小精幹的舊部。塞甲是歐洲平均球員年齡最高的頂級聯賽之一,Margaça 可算是成熟而不老邁的成員,而他在塞浦路斯的任務正是穩住中場;Laban 與Júnior 效力塞浦路斯多年未能扭轉形勢,別寄望Margaça 可以成為救世主,但他很可能是塞浦路斯劍指2020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的重要棋子。
近年,塞浦路斯大力吸納投資移民;雖然足球員不太可能成為投資移民的生力軍,但他們總算是專才,對改善塞浦路斯的國際賽成績大有幫助。事實上,塞浦路斯不乏南歐甚至南美球員留下來長期發展,已經形成一個人才庫。較為特別的是,南美球員暫時未受青睞,寸咀哥傾向相信總有人能夠打破這個歸化限制;在芸芸效力塞甲的南美球員中,尼高西亞中場大腦Vinícius(圖上)、翼鋒Vander Vieira(圖中)與安羅科薩斯翼鋒Carlitos(圖下)等巴西球員均較有條件入選。根據塞浦路斯的移民法例,合資格歸化人士最少居住滿七年,若跟當地人結婚則可縮減至五年;若上述球員能夠符合相關歸化規定,塞浦路斯足總應該對南美球員「開綠燈」吧!
葡萄牙也好,巴西也好,葡語系球員在全球歸化球員中依然佔有主導地位,甚至葡萄牙國家隊也有可能重新吸納巴西球員。本系列首篇《歸化交叉點——巴西人篇(上)》曾經介紹葡萄牙三大巴西裔歸化猛將,Deco 被賓菲加冷落後在波圖大放異彩,Pepe 一躍成為波圖後防核心,Liédson 多年來成為士砵亭主力射手,三人成為少數成功歸化入伍的例子實屬合理;如果他們在三大班霸以外的球隊如布拉加跑出,結果可能不一樣;若像波圖的歐聯冠軍功臣Derlei 一樣無以為繼,更不用妄想穿上葡萄牙球衣。近十年來,布拉加時有佳作,隊中曾經有兩位極具實力的巴西裔球員,可以成為新一代歸化兵;隊長Alan 好歹曾經效力波圖三季,結果即將退休也沒有機會在國際賽登場;射手Lima 轉投賓菲加後始終取得入球,及後終於成功歸化,卻不獲國家隊青睞,最終寧願跑到杜拜掘金。到此,你可能質疑巴西裔球員是否尚有機會歸化葡萄牙,不過被超級中間人Gestifute 相中的多屬例外;事實上,三大班霸波圖、賓菲加與士砵亭在葡萄牙國家隊甚具影響力,Gestifute 掌舵人Jorge Mendes 又跟三大班霸的關係千絲萬縷,更是Deco 與Pepe 的經理人,果然是盡在不言中。
有關Mendes 促成交易的本事,寸咀哥於前文《球場中介人—Gestifute》、《車路士(不止)與Gestifute 博奕》與《曼聯,Gestifute,和好不如初?!》已經清楚交代;值得留意的是,近幾年Mendes 連布拉加也不放過,往往利用這支中型班作為球星中轉站,例如2017年從里奧艾維轉投賓菲加的防守中場Filipe Augusto 就是好例子。前兩季Augusto 先後外借至華倫西亞與布拉加,儘管上陣機會不多,剛季回歸里奧艾維即展示真功夫,除了傳送與攔截本領不俗外,亦是死球專家,在賓菲加站穩陣腳指日可待。根據葡萄牙移民法例,在當地居滿六年的成年人士符合申請入籍的資格,Augusto 應可趕及參加2020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屆時,João Moutinho 已經34歲,隨時已經退場,專責二傳與後上攻門的Adrien SilvaAndré André,甚至今季移入中路表現殊佳的Pizzi 亦是男人三十,當打中場如Danilo PereiraWilliam CarvalhoRenato Sanches 均是硬功為主,剛柔並重的João Mário 繼續專注串演翼鋒與輔鋒,葡萄牙踢法細膩的防守中場只餘André GomesRúben Neves,Augusto 確有用武之地。
葡萄牙的青訓政策始終以吸納非洲葡語系國家的年青人才為主,惟能夠由小國腳循序漸進成為大國腳的只屬少數,像Nani 般舉足輕重者更是屈指可數。;儘管這套方針甚少出現漏網之魚,前文《歸化交叉點——非洲人篇》介紹的 Eder 已算異數,Nani 一類「怪腳」 較Eder 一類衝刺力一流、把握力最多二流的前鋒更適合葡萄牙的戰術需要,偏偏「怪腳」在非洲葡語系國家難求,葡萄牙亦無意檢討青訓政策,自然形成欠缺優秀前鋒的流弊。本土球員方面,Cristiano Ronaldo 進化成為超級射手是空前成功,但「丙朗」已經32歲,跟33歲的師兄Ricardo Quaresma 與30歲的師弟Nani 合計已經射入102個國際賽入球,葡萄牙如何順利安排鋒線交接,直接影響該國足球中興的命運。因此,葡萄牙足球界對巴西前鋒Tiquinho Soares 的冒起非常歡迎,當地傳媒更把這位橫空出世的新星跟最初不見經傳的Hulk 相提並論。2014年,Tiquinho 第八次被外借,登陸葡超國民隊,兩年間站穩陣腳;剛季Tiquinho 轉戰甘馬雷斯,協助球隊一直跟隨三大班霸逐鹿聯賽,最終贏得波圖的青睞,加盟後更屢建奇功,難怪成為歸化的熱門人選。球員市場價格走勢反映外界質疑Tiquinho 會否曇花一現,隊友兼國家隊新貴André Silva 更是公認的接班人之一;只要Tiquinho 在未來兩季保持入球率,參加2020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的呼聲甚高。
既然葡萄牙有足夠的誘因擴大網羅歸化兵的範圍,南歐兩大足球強國西班牙與意大利又打算如何回應?前文《歸化交叉點——萬事俱備,只欠意大利東風》與《歸化交叉點——東風吹遍歐洲》交代了基本形勢,如今又有微妙的變化。西班牙對歸化球員依然是貴精不貴多,正如前文《歸化交叉點——歸化無悔?!》介紹的巴西裔野獸前鋒Diego Costa,就算他在球場上的行為經常惹起爭議,西班牙足總依然押對注碼,巴西足總依然後悔。環顧目前的非本土出生西班牙球員,可鋒可翼的Léo Baptistão 依然有一定機會成為西班牙國腳,只是他的表現未有重大突破;Baptistão 與Neymar 識於微時,在華歷簡奴冒起時也親身見證借將Costa 如何踢出名堂,往後能否在國際賽留名,還看自身造化。
意大利方面,生於巴西的羅馬左閘Emerson Palmieri 最近成為新晉國腳,然而他的母親是意大利人(Palmieri 是母姓,父姓是巴西大姓之一dos Santos),跟意大利有血緣關連;至於毫無意大利血統的歸化人選,拿玻里小將Amadou Diawara 可算是近期焦點所在。Diawara 祖籍畿內亞,2015年以17歲之齡正式登陸意大利,憑藉狠辣攔截與準繩傳送,迅即成為近期意甲最意料之外的明日之星。根據意大利移民法例,毫無意大利血統的人士需要居滿十年才能歸化,如果跟意大利公民結為夫婦則可減至五年;如果Diawara 沒有早婚的打算,他的歸化形勢跟當年Amauri 入籍差不多。那麼,Diawara 應否為自己留一線後路?畿內亞足球在非洲最多是中游,近年最強的足球人才莫過於法國出生的Paul Pogba,不過畿內亞自知難以吸引這種萬中無一的人才,所以吸納他的土生孿生兄長Florentin PogbaMathias Pogba,不失為安慰獎。畿內亞另一個像樣的人才是RB 萊比錫中場Naby Keïta;假如Diawara 認祖歸宗,他跟Keïta 很可能組成未來十年非洲最強的中場組合之一。相對而言,Diawara 在意大利的競爭優勢在於體能質素遠勝對手,但意大利的防守中場可謂家族繁衍;假如Diawara 的進步幅度未及預期,就算今日得到意大利足總推崇,他可能一直徘徊於國家隊初選名單;簡而言之,就是好自為之。
至於巴爾幹半島其他地區,留意《歸化交叉點》系列的讀者肯定發現寸咀哥不時提及保加利亞,如今保加利亞的歸化球員佈局正處於關鍵時刻。保加利亞新一輪歸化風潮有賴保甲新霸主盧多格德斯重用巴西裔球員,不過現任保加利亞領隊Petar Hubchev 顯然不太喜歡這支保甲六連霸,除棄用勇態未減的進攻中場Marcelinho 外,更一律起用本土球員,像Juninho Quixadá 一類合資格歸化球員亦被拒諸門外。環顧保加利亞中前場球員,能夠媲美甚至更勝Marcelinho 的僅有莫斯科斯巴達進攻中場Ivelin Popov、莫斯科中史陸軍進攻中場Georgi Milanov 與巴勒莫中場 Ivaylo Chochev;如果保加利亞無法爆冷晉身2018年世界盃決賽週,Hubchev 能否靠「本土政策」保住帥位亦屬疑問。
盧多格德斯確實對保加利亞的足球生態帶來重大衝擊;更厲害的是,該隊總有辦法為旗下巴西裔球員以「特別貢獻」(special contribution)為理由申請歸化保加利亞,繞過法例要求居滿十年才可申請歸化的規定。Marcelinho 將滿33歲,最多撐至2020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所以日後負責支撐國家隊的第一代盧多格德斯成員,首推伊斯坦堡右閘Júnior Caiçara。Caiçara 在史浩克04發展並不如意,2017年初改投伊斯坦堡後終於初現轉機,底線傳中與防守回復應有的水平。這位巴西裔球員一再明確表示願意效忠保加利亞,到2017年第三季更完全符合國際足協的歸化球員上陣條件,只待Hubchev 首肯,更可能是決定保加利亞在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命運的關鍵。
展望未來,保加利亞最少有三位盧多格德斯的巴西球員可選,進攻中場Wanderson(圖上)將於2019年第三季符合上陣資格,最終除接替Marcelinho 外,亦能趕及2020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右翼Jonathan Cafu(圖中)與左閘Natanael(圖下)則於2020年第三季符合上陣資格,有望成為保加利亞2022年世界盃之旅的核心成員。盧多格德斯的巴西兵團有多大能耐,相信大家已在歐聯與歐霸賽事見識不少;Wanderson 有死球、策劃與遠射本領,Cafu 擅於反擊突破,Natanael 則是側擊與攔截好手,加上Caiçara 坐陣右閘,保加利亞的側擊組合將會煥然一新,非常有利這類載浮載沉的球隊中興。
東歐方面,寸咀哥在2016年寫了《歸化交叉點——俄羅斯也出手了》與《歸化交叉點——俄羅斯的人才輪盤》兩篇,今次也順道更新一下俄羅斯的最新情況。Stanislav Cherchesov 於2016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後接掌球隊,成績一般,令人質疑俄羅斯縱有主場之利,也難望在2018年世界盃決賽週打響名堂。眼見俄超群雄並起,Cherchesov 亦順勢試驗不同的球員組合,前文介紹的莫斯科火車頭門將 Guilherme Marinato 與費倫巴治中堅Roman Neustädter 已經穩佔席位,莫斯科中央陸軍右閘Mário Fernandes 亦於2017年正式符合上陣資格,可惜一落因傷被迫退隊,包括錯過2017年洲際國家盃。剛季Fernandes 的表現持續進步,攻守兼備之餘亦愈見穩健,雖然獨缺後上攻門的本事,惟此子甚至可以推前擔任防守型翼鋒,在俄羅斯國家隊的前景值得看高半線。Cherchesov 於2017年全力演練3-5-2陣式,究竟頭槌了得的Fernandes 出任右翼衛抑祖右中堅?值得留意。
或許Cherchesov 對3-5-2陣式心有所屬,卡斯洛達左翼Joãozinho 自2016年8月成功歸化俄羅斯後,一直未獲徵召。這位巴西裔死球專家短小精幹,亦是反擊能手,儘管不再成為卡斯洛達的必然正選,他在歐霸賽事的表現依然贏得不少掌聲。Cherchesov 偏好一攻一守的翼衛,左路繼續沿用一對能攻能守的老將Yuri ZhirkovDmitri Kombarov;既然Fernandes 只待傷癒正式上陣,翼衛佈局毋須拘泥於「右攻左守」,Joãozinho 入選正好為俄羅斯增加戰術靈活性。值得留意的是,Joãozinho 登陸俄超前已經狂保甲揚名立萬,當日選擇歸化保加利亞亦不成問題;另一方面,俄羅斯進攻核心Alan Dzagoev 再度傷出,緣盡今屆洲際國家盃,該隊亦缺乏這類創造與得分俱佳的人才,Joãozinho 一類鬼才絕對是合理替補人選,Cherchesov 至今仍未看懂,未免令人失望。
談及東歐的歸化新天地,不得不提阿塞拜疆。這個東歐小國沒有龐大財力,不過該國政府近年重視興辦足球,德國名帥Berti Vogts 為該隊打了六年半根基,到克羅地亞名宿Robert Prosinečki 於2014年底走馬上任後,除加快招攬海外同胞認祖歸宗外,亦積極游說有實力的外援成為歸化球員,其中本土班霸卡拉巴克的中場大腦Richard Almeida 已在2017年正式成為阿塞拜疆公民,可以代表國家隊上陣。卡拉巴克能夠實現聯賽四連冠,並成為歐霸分組賽常客,Almeida 功勞不少,角色亦從進攻中場進化成為中場指揮官;即使聯賽入球率不及從前,Almeida 的技術造詣在阿塞拜疆實屬鶴立雞群,相信創造力非凡的Prosinečki 更懂得利用此子的技術優點,彌補球隊的不足。
Prosinečki 另一位游說目標是2017年初從卡拉巴克改投土超阿達納的巴西裔前鋒Reynaldo。Reynaldo 早在2007年已經加入安德烈治青年軍,及後外借色格拉布魯日與韋斯達路期間雖然表現不俗,卻無法在安德烈治一隊站得住腳,結果把心一橫轉投卡拉巴克即成為球迷寵兒。Reynaldo 較Almeida 遲半年登陸阿塞拜疆,以他的功績應該不難獲准歸化,甚至像Almeida 般獲該國總統特准保留雙重國籍;另一方面,來季阿達納將降至土甲作賽,Prosinečki 更希望Reynaldo 盡快搶佔必然正選提升狀態,最終跟2016年認祖歸宗的貝沙前鋒兼拜仁慕尼黑青訓出品Deniz Yılmaz 合作,解決阿塞拜疆進攻火力不足的流弊。
寸咀哥預計《歸化交叉點》系列最快在今年第四季才有新觀點;短期內《寸咀足球組》將會集中分析及跟進2017年洲際國家盃,亦有其他新安排,敬請留意。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標籤: 歸化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