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化交叉點——二零一七總結:仍然陸續有來

寸咀足球組於 31/12/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歸化交叉點》系列已經寫了差不多三年,按理有關歸化的討論應該開到荼蘼。事實上,寸咀哥手上最少尚有兩個情境有待討論,其中一個肯定在2018年刊出,因此本篇主要總結2017年的歸化情況,以及點出更多潛在案例以供參考,特別是歐洲不少國家的青訓系統仍是貴多不貴精地吸納海外移民後裔,少不免另覓歸化人才以補不足。
上篇《歸化交叉點——歐洲歸化,一路向東、向南?》簡報了2017年上半年正式歸化上陣的球員,本篇要介紹的名字同樣不少。《歸化交叉點——科索沃的下一著》曾經提及門將Adis Nurković 曾經代表祖國波斯尼亞在友誼賽上陣一次,及後因為娶了科索沃裔妻子,可以取得雙重國籍;2017年6月,Nurković 在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科索沃對土耳其一役後備上陣,代替勇戰受傷的Samir Ujkani,可惜兩度失守。由於科索沃仍在努力邀請海外移民認祖歸宗,而且一手組建科索沃國家隊的領隊Albert Bunjaki 在世界盃外圍賽後請辭,看守領隊Muharrem Sahiti 在人事問題上未必有重大變革,短期內Nurković 仍是擔任Ujkani 的副車為主。
那邊廂,塞浦路斯國家隊忽然邀請西班牙門將Urko Pardo 歸化加盟,再三證明該國很可能是未來歐洲足球的主要歸化國之一。Pardo 生於比利時,最初在安德烈治青年軍受訓,後來加盟巴塞隆拿,一度成為一隊第三號門將與B 隊主要門將之一,2007年夏季被棄用開始出國,輾轉加入奧林比亞高斯終於冒出頭來,到2011年夏季由布加勒斯特迅速轉投尼高西亞後大放異彩;今季Pardo 改投塞甲升班馬奧洛連尼,已盡最大努力讓球隊遠離護級漩渦,難怪新任塞浦路斯領隊Ran Ben Shimon 力邀現年34歲的Pardo 出手相助。Pardo 在2017年11月塞浦路斯作客亞美尼亞一役正選上陣,全場失掉三球,表現一般。論年齡,Pardo 跟穩居國家隊首席多年的Antonis Georgallides 份屬同輩,不過新星Constantinos Panagi 已經取代Georgallides 的位置;有趣的是,Panagi 在奧摩尼亞的正選位置同樣備受威脅,即使Pardo 未有機會代表比利時上陣,說不定塞浦路斯才是讓他盡展所長的大舞台。
後防方面,維迪奧頓的巴西裔中堅Paulo Vinícius 於2017年3月成功歸化匈牙利,隨即獲國家隊領隊Bernd Storck 徵召,在世界盃外圍賽對葡萄牙及安道爾均是正選上陣,惟對穩住防線的成效未夠明顯。Vinícius 出身於聖保羅青訓系統,2009年初加入烏拉圭河床,兩年多後轉投維迪奧頓至今;Vinícius 的個案跟另一位歸化匈牙利的巴西裔中後場球員Leandro 相似,同樣是早年登陸匈甲,故能在盛年歸化及進軍國際賽。2017年匈牙利在國際賽成績欠佳,Storck 在世界盃外圍賽後已經請辭謝罪,經驗豐富的比利時老帥Georges Leekens 走馬上任;Leekens 從來不是冠軍教練,卻擅於推行務實足球,Vinícius 的踢法正合其戰術需要,未來在國家隊的日子可以看高半線。
同樣是祖籍巴西,莫斯科中央陸軍後衛Mário Fernandes 披上俄羅斯國家隊球衣作賽堪稱「千呼萬喚始出來」,因為他不止一次因傷缺陣,更被迫退出2017年洲際國家盃,直至2017年10月俄羅斯主場友賽南韓才首次上陣。《歸化交叉點》系列已經不止一次介紹Fernandes,如今他已成為莫斯科中央陸軍防線核心之一,而且整體技術平均,制空力相當出眾,可以勝任中堅或右閘。俄羅斯名宿Stanislav Cherchesov 自2016年歐洲國家盃後接掌國家隊後一直備受壓力,後防接班問題更是重中之重Fernandes 正式加入可算是Cherchesov 重組工程中的重要一環;Cherchesov 在右路部署上變化更多,主攻時愛用擅長側擊傳送與死球的莫斯科斯巴達右翼Aleksandr Samedov,主守時往往把辛尼特右閘Igor Smolnikov 推前。按Fernandes 在三場友賽的演練所見,Cherchesov 傾向讓此子跟Smolnikov 直接競爭;可幸俄羅斯中堅佈局仍有危機,Viktor Vasin 的專注力與判斷力始終差一點,出任右中堅時更易暴露後防缺口,也使Fernandes 入選世界盃大軍的行情持續向好。
可是,Vasin 已是新一代俄羅斯中堅翹楚,Cherchesov 唯有硬著頭皮物色其他人選,結果祖籍格魯吉亞的Georgi Dzhikiya(部分媒體把他的姓氏串成Jikia,絕非手民之誤,而且按照俄文讀法音譯)冒起,暫時紓緩這位領隊的煩惱。Dzhikiya 生於莫斯科,出身於莫斯科火車頭體系,一直是二隊的骨幹成員,2014年初離隊,此後輾轉效力尼茲克斯巴達、科基米克與阿馬卡,表現漸入佳境,2017年初轉投莫斯科斯巴達,從此奠定隊中主力中堅地位。Dzhikiya 可兼任中堅與左閘,不單制空力不俗與解圍迅速,傳球落點同樣不錯,寸咀哥實在難以想像格魯吉亞國家隊竟可忽視此子的存在;早在Dzhikiya 從阿馬卡改投莫斯科斯巴達前,Cherchesov 已經相中這位年青中堅,最終在2017年6月俄羅斯作客匈牙利一役正式上陣,此後一直成為正選。目前Cherchesov 傾向排出三中堅陣式,Dzhikiya 與Vasin 一直輪流試任右中堅,至今初步成功磨合卻難予厚望,不過Dzhikiya 的可靠性已獲肯定,因此他肯定在世界盃決賽週大展身手。
相對而言,Konstantin Rausch 終於接受俄羅斯國家隊邀請,其實有點戲劇性,因為相關的歸化傳聞早在2011年出現,惟對一個純正德國血統的青年人來說未免來得太快;Rausch 的情況跟Roman Neustädter 類似,同樣生於前蘇聯境內,只是Neustädter 生於烏克蘭兼屬混血,令情況變得更有趣。Rausch 在童年時已經隨家人遷回德國,及後在漢諾威扶搖直上,成為常規德國小國腳後卻未能更上一層樓,此後轉戰史特加與達斯泰特發展未算順利,直至2016年夏季改投科隆後,足球事業才有起色,同時再次吸引俄羅斯的注意。儘管俄羅斯左路有一對可攻可守的翼衛Yuri ZhirkovDmitri Kombarov 可用,Zhirkov 已經34歲,就算今季辛尼特盡量讓這位名將持盈保泰,接班只是時間問題。從2017年10月俄羅斯主場友賽南韓粉墨登場起,Rausch 已經連戰四場友賽,先後演練擔任左中堅、左閘與左中場的效果,顯然得到領隊Cherchesov 高度重視,如無意外在世界盃大軍初選榜上有名,最終能否入選23人名單更可能視乎Fyodor Kudryashov 的情況,畢竟這位大器晚成的球員從左閘變成左中堅後,一直深受Cherchesov 重用。
歸化交叉點——歐洲歸化,一路向東、向南?》也提到阿塞拜疆的歸化方案,巴西裔中場Richard Almeida 一如所料入選,在2017年6月世界盃外圍賽阿塞拜疆主場對北愛爾蘭一役,領隊Robert Prosinečki 二話不說指派這位卡拉巴克進攻核心正選上陣。現年28歲的Almeida 是技術細膩的進攻中場,能夠理順阿塞拜疆的進攻流程,盡量隱藏球隊攻力不足的問題,可是阿塞拜疆只能限米煮限飯,Almeida 出戰五場外圍賽下僅於大勝聖馬力諾一役交出一次助攻。前文《能在歐聯推進多遠》提到Almeida 已經墮後擔任中場指揮官,對卡拉巴克固然利多弊,對阿塞拜疆則是相反;Prosinečki 在完成世界盃外圍賽後不獲續約,卡拉巴克領隊Gurban Gurbanov 走馬上任,有必要從國家隊與球會角度雙邊考慮調節Almeida 的功能,才能發揮其最大威力。
至於2017年的歸化奇聞,首推烏克蘭國家隊向薩克達的巴西裔翼鋒Marlos 招手。《歸化交叉點》系列已經多次指出烏克蘭的官僚制度影響海外球員歸化,除Neustädter 改投俄羅斯的懷抱外,巴西領隊Tite 在2016年8月徵召薩克達翼鋒Taison,對烏克蘭改變初衷增兵亦構成相當打擊。Andriy Shevchenko 於2016年歐洲國家盃後正式接掌烏克蘭國家隊,深明球隊過份倚重Andriy YarmolenkoYevhen Konoplyanka 攻堅搶分的流弊,在Marlos 符合歸化烏克蘭條件後馬上徵召入伍,趕及迎戰世界盃外圍賽烏克蘭作客對科索沃與主場對克羅地亞兩仗,可惜爭取躋身附加賽失敗。Shevchenko 仍然傾向使用4-2-3-1陣式,Yarmolenko、Konoplyanka 與Marlos 形成三叉戟令進攻千變萬化,特別是Marlos 擅於短傳入楔,有望提升攻門威脅;可是,烏克蘭進攻體系跟基輔戴拿模一脈相承,Marlos 可能需要更多時間才能完全融合。
此外,2017年也有兩宗釐清歸化情況的案例,值得一談。前文《歸化交叉點——萬事俱備,只欠意大利東風》提到拿玻里中場Jorginho 可以帶來的效益,結果意大利領隊Gian Piero Ventura 在世界盃外圍賽附加賽對瑞典的絕地反擊戰派這位巴西裔球員上陣,可惜為時已晚。Ventura 成為意大利足球罪人已成定局,老大哥Daniele De Rossi 宣佈退出國際賽令意大利中場又少一員猛將,同樣影響深遠,然而Jorginho 在中路平衡攻守作用明顯,Ventura 臨走前總算做了一件好事。意大利中場一向人才鼎盛,改排雙中場佈局卻產生意想不到的問題;Thiago MottaClaudio MarchisioRiccardo Montolivo 等老將實力不能跟名宿相比,他們卻起碼做到有效平衡攻守;若De Rossi 夥拍Marco Parolo 基本做到上述的要求,Marco Verratti 可能永遠也做不到同等的防守功效,因此Jorginho 再次入伍來得及時。當前意大利領隊席位暫時懸空,然而新帥上任後不得不考慮回復三中場佈局;若包括Parolo 在內所有老將淡出國家隊,Verratti、Jorginho 與Alessandro Florenzi 組成三人中場線應是主流共識,年青球員如Roberto GagliardiniLorenzo Pellegrini 隨時候命亦合乎意大利長遠利益。值得一提的是,Jorginho 在拿玻里的拍檔Allan 仍未在國際賽登場,如果意大利不想被巴西甚至葡萄牙捷足先登,行動刻不容緩。
另一方面,比利時領隊Roberto Martínez 重召今季改投皇家蘇斯達的翼鋒Adnan Januzaj 參與2017年11月比利時友賽墨西哥與日本,就算這位性格巨星在兩場友賽中未有上陣,他的取態可能較前文《歸化交叉點——科索沃的下一著》所言更靠攏比利時。儘管比利時一躍成為足以左右大局的強隊,真正符合國家隊門鑑者為數不多,而且絕大部分已經外流歐洲各大聯賽;更重要的是,比利時青黃不接的潛在危機已經四線蔓延。以進攻中場與翼鋒為例,近年串演中鋒空前成功的Dries Mertens、由前鋒退回翼鋒的Kevin Mirallas 已經30歲,Mirallas 與同樣實力稍次的Nacer Chadli 仍是國家隊常客,Eden HazardKevin De BruyneYannick Carrasco 甚至Thorgan Hazard 肩負的責任將有增無減,Januzaj 縱然踢法過於瀟洒,跟其他常規成員仍需進一步磨合,Martínez 若想長期執教,其實非選不可,因為再數下去只有Charly MusondaZakaria Bakkali 的能力較像樣。Martínez 還要解決四大前鋒Romelu LukakuMichy BatshuayiChristian BentekeDivock Origi 的配搭煩惱,因此Januzaj 要代表比利時出席今屆世界盃決賽週,一是在下半季表現神勇,二是比利時忽然傷兵滿營,否則他還是放眼2022年好了。
展望2018年,歐洲仍然有一定數目的歸化新面孔登場,除上篇《歸化交叉點——歐洲歸化,一路向東、向南?》提及的名字外,寸咀哥再找到幾個值得注意的名字,其中一位是歸化奧地利的波斯尼亞裔門將Pavao Pervan,他在2017年10月已獲奧地利領隊Marcel Koller 徵召入伍,在奧地利最後三場世界盃外圍賽擔任後備。Pervan 在童年時已經遷至奧地利生活,最初在低組別聯賽球隊作賽,2010年夏季加入林茨後,兩季間迅即取得正選席位,最終協助球隊在今季重返奧甲,目前在聯賽中游位置。近兩年奧地利在國際賽表現令人失望,2017年在門將人選上更有重大變化,利華古遜後備門將Ramazan Özcan,另一門將Robert Almer 因觸傷膝部韌帶,到2018年初才能復出,第三門將Heinz Lindner 乘勢補上;如今Koller 已經請辭,改由格拉茨領隊Franco Foda 兼任國家隊領隊,或有利格拉茨首席門將Jörg Siebenhandl 上位,然而這幾位門將的實力頗為接近,且看Pervan 最終能否脫穎而出。
另一個值得留意的國家是羅馬尼亞,《歸化交叉點》系列過去從未提及。在二次大戰前,羅馬尼亞國家隊往往有來自中歐的球員,戰後就算有非羅馬尼亞球員在陣,大多是中歐移民的後代,沒有出現非歐洲的歸化球員。如今羅馬尼亞已經連續錯失五屆世界盃決賽週,在歐洲國家盃決賽週的表現素來不突出,人才未至凋零卻有一蟹不如一蟹之感,新任領隊Cosmin Contra 踢而優則教多年,見證球隊衰落,當前任務殊不容易;若Contra 有心變革,他有兩個已經歸化羅馬尼亞的巴西裔球員可用,第一位是布加勒斯特星隊左閘Júnior Morais。Morais 在巴西地區聯賽成長,2009年夏季加盟葡甲球隊費蒙特後初露鋒芒,2011年初改投艾斯特拉後更盡展所長,協助球隊異軍突起,在羅甲封王,2017年夏季以自由身轉投布加勒斯特星隊;Morais 是典型出擊型左閘,助攻力強,能勝任左路所有位置,今季在布加勒斯特星隊更證明自己勝任中場。羅馬尼亞在左閘已有Alin ToșcaCristian Ganea,近期以Ganea 正選上陣為主;Toșca 可以因應戰術需要調任左中堅,加上羅馬尼亞既要應付2018年9月展開的歐洲國家聯賽,到2019年3月則開始應付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確有必要試用Morais,以備不時之需。
艾斯特拉的成功故事不單成就Morais,也使巴西裔翼鋒William De Amorim 冒出頭來。Amorim 早年同樣在巴西地區聯賽起步,及後曾在哥連泰斯與甘美奧青年軍受訓,2010年夏季加盟艾斯特拉,從預備組開始打上一隊,逐步奠定進攻主力地位,是艾斯特拉捧走羅甲錦標的功臣,2016年夏季轉投布加勒斯特星隊。Amorim 是擅用右腳的盤扭好手,擔任左翼極具威脅,在Contra 的4-2-3-1陣式上絕對可以大排用場;Amorim 的球會隊友Florin Tănase 今季表現勢如破竹,似乎搶去卡拉布克翼鋒Gheorghe Grozav 的正選左翼地位,不過Grozav 移至左翼是配合新一代進攻中場殺手Nicolae Stanciu 與右翼Alexandru Chipciu 的結果,Amorim 對這項佈局可帶來更豐富的變化。
那邊廂,施連的塞爾維亞右中場Vukadin Vukadinović 盛傳有望歸化捷克,同樣值得關注。前文《能在歐霸推進多遠》提到Vukadinović 如何協助施連以媲美李斯特城的氣勢殺入捷甲,事實上他的足球生涯也是打出來,2010年夏季離開母會夏德貝爾格萊德後,毅然跑到捷克發展,從捷乙塔博爾斯高起步,然後輾轉效力積布尼克、薛斯高夫、布拉格斯巴達與施連。在Tomáš Rosický 退場後,捷克全面邁向整體戰模式,領隊Karel Jarolím 仍在摸索最佳陣容;Vukadinović 爆發力強,更可因應戰術需要調至左路或串演進攻中場,難怪Jarolím 公開表示Vukadinović 完成歸化法律程序後可望代表捷克出賽。按照Jarolím 的盤算,Vladimír DaridaBořek Dočkal 是中場進攻核心,一對烏甸尼斯球員Jakub JanktoAntonín Barák 是左路與中路進攻的新希望,右翼Josef Šural 歸隊後正在試驗能否勝任前鋒,此等調動絕對有利Vukadinović 入伍。
然而2018年最受期待的歸化場面,可能是Lucas HernándezTheo Hernández 兄弟的決定。眾所週知,Hernández 兄弟在少年時代走上父親Jean-François Hernandez 的舊路加入馬德里體育會,因此兩兄弟可以簽署成年球員合約時,早已符合入籍西班牙的資格;Hernandez 姓氏包含西班牙及意大利源流,兩兄弟放棄法國改投西班牙也算認祖歸宗,那麼兩兄弟應該這樣做嗎?法國領隊Didier Deschamps 獲法國足協高度信任,就任五年間的換班工作愈見順利,中堅已有Raphaël VaraneAymeric Laporte 兩大支柱Kurt ZoumaSamuel Umtiti 作為替補,Benjamin PavardPresnel Kimpembe 等伺機補上;左翼則有Layvin KurzawaLucas Digne 可用,Benjamin MendyJordan Amavi 等亦虎視眈眈,Hernández 兄弟要爭取上位不易。西班牙方面,領隊Julen Lopetegui 對後防接班仍未找到妥善方案,Gerard PiquéSergio RamosJavi Martínez 已是另一個實力水平,Marc BartraNacho 甚至Iñigo MartínezMikel San José 很難追上,新星如
Jesús VallejoJorge Meré 亦未達大國腳中堅水平;西班牙左閘的換班需要可能更明顯,Jordi Alba 優缺點明顯,Nacho Monreal 年紀不少,Alberto Moreno 不能寄望太高,就算César Azpilicueta 可以隨時支援左閘,長遠有明顯增兵需要,亦有利Hernández 兄弟上位。如果Hernández 兄弟選擇轉投西班牙陣容,說不定有機會出戰2020年歐洲國家盃。
歸化交叉點》系列預期在2018年第二季再跟大家見面,寸咀哥在此先留下一條伏線;近來利華古遜快翼Leon Bailey 成為歐洲最受矚目的新面孔之一,而這位祖籍牙買加的朋友因為國家足球水平毫無寸進暫拒徵召,他會否如外界所料歸化某個歐洲國家?Bailey 的案例不會即時成真,下回分解。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Budweiser發光打氣杯 陪你嗌足六十四場!】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Kenny Tam
    Kenny Tam 於 01/01/2018 評論 NO. 1

    樓主,新年快樂🍷🍻

    謝謝您咁俾心機做出來的功課,兼同大家分享!

    以我認為,全球起碼有兩支國家/代表隊,較能喺呢方面獨善其身、力拒世俗洪流:一是強國(猿🐒先生功成身退邀功之所😂)、二是高麗(金🐍衣錦還鄉、盼再升呢之地)!?

    對不?看您有沒補充?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