卅二突圍——C 組分析

寸咀足球組於 11/06/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寸咀足球組》的2018年世界盃專題名為《卅二突圍》,開宗明義點出這項足球界最高殊榮是個相當艱難的旅程,本篇重點分析C 組形勢。法國身處C 組看似鶴立雞群,不過丹麥與秘魯保持國際賽不敗紀錄逾年,澳洲從來不會輕言放棄,把此組評為「一強三弱」未免武斷。若說法國斷送分組賽出線機會難度甚高,丹麥與秘魯是否必然兩敗俱傷?澳洲是否連製造混亂的資格也沒有?
法國(世界排名:7;ELO:1987)

看到法國領隊Didier Deschamps 如何循序漸進重組陣容,不得不說法國是眾望所歸的奪標熱門。撇除Laurent KoscielnyDimitri Payet 因傷黯然退隊,加上防守中場Adrien Rabiot 不甘落選引發的小風波,Deschamps 的點兵名單接近無可挑剔,是否代表法國的奪標機會高唱入雲?小負一場往往是強隊回氣再上的良機,Deschamps 一向深諳此道,那麼當前的法國是否具備這份韌勁?寸咀哥一向信奉以身作則,也一直認同Hugo Lloris 的把關能力,可惜這位鋼門更需要多點韌勁,否則他只能繼續當陪襯。Deschamps 明白韌勁不是一朝一夕練成,於是重召見慣風浪的老將Adil Rami 填補Koscielny 的空缺;Rami 不太可能搶走Raphaël VaraneSamuel Umtiti 的正選席位,畢竟這對中堅組合年輕力壯且有技術,只是Varane 有時深慮適得其反,Umtiti 又有週期性犯下低級錯誤的歷史,Rami 自能發揮他的存在,Deschamps 也期待這位老將可以順便提點新人Presnel Kimpembe。法國二閘更是全新佈局,攻守兼備的右閘Djibril Sidibé 固然是近年重大發現,Benjamin Pavard 進步神速也教Deschamps 刮目相看;至於Pavard 是否最適合擔任右閘,仍然有待印證。左閘方面,Deschamps 相當信任Benjamin Mendy 的側擊與防守本事,即使此子曾經養傷半年,仍屬意由他擔任正選;前文《歸化交叉點——二零一七總結:仍然陸續有來》提到西班牙有條件徵召Lucas Hernández,最終Deschamps 先發制人,不過同輩中不乏有實力的左閘人選,Hernández 必須珍惜眼前的機會。
法國的三人中場組合亦出現較大變化,除保留Paul PogbaBlaise MatuidiN'Golo Kanté 外,Steven NzonziCorentin Tolisso 均是2017年才登場的新面孔。Pogba 的優點與缺點一向廣受注視,寸咀哥的結論是「成敗皆自天賦」,而且他在國家隊的「病發率」較低;Kanté 再三證明自己的優秀表現絕非曇花一現,Matuidi 的掃蕩效能依舊強勁,只是兩人沒有策動進攻的靈機,因此Tolisso 是非選不可,踢法冷靜的Nzonzi 更為法國中場加重保險。進攻方面,狀態大勇的Payet 突然傷出,對Deschamps 的翼鋒選擇影響不少;Deschamps 固然偏愛Ousmane DembéléKylian Mbappé,擅於長傳與死球的Thomas Lemar 的支援效能符合球隊需要,餘下席位其實沒有既定方案,畢竟Florian ThauvinNabil Fekir 剛季同列法甲射手榜前五位是意料之外,Deschamps 實在不好意思棄用,現階段亦不宜高估兩人對法國的效益。既然法國翼鋒入多勢眾,Antoine Griezmann 可以專心擔任前鋒,而且這位2016年歐洲國家盃神射手仍在進步,誠為法國爭勝王牌;Olivier Giroud 的衝刺力依然令對手防線風聲鶴淚,就算他已在世界盃與歐洲國家盃決賽週取得入球,Giroud 的本質還是國際賽友誼賽神射手。正所謂「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法國坐擁天時、地利、人和,仍是失落2016年歐洲國家盃;今次法國進軍世界盃打了小折扣,說不定是好消息,最怕只是一時的好消息。
澳洲(世界排名:36;ELO:1742)

澳洲找來荷蘭名帥Bert van Marwijk 接替Ange Postecoglou,其實有點運氣,先決條件是van Marwijk 跟沙特阿拉伯足總在續約問題談不攏;雖然van Marwijk 只限澳洲足總簽下短期合約,但是他自費聘請自己的教練團隊助陣,包括當日隨他到沙特阿拉伯的副手Roel Coumans、女婿兼荷蘭名宿Mark van Bommel、Taco Van den Velde 與Jürgen Dirkx,決心昭然,然而van Marwijk 有力迅速改造澳洲嗎?澳洲球員的體能優勢可以有效執行van Marwijk 的效率足球,但他們有足夠的智慧發揮這套戰術的極緻嗎?Mathew Ryan 剛季在白禮頓表現不過不失,然而他已是最理想的門將人選,也得靠這位當起的門將為澳洲力挽狂瀾。事實上,van Marwijk 要求老將Mark Milligan 全職墮後擔任中堅,甚至把另一老將Mile Jedinak 納入考慮之列,顯然擔心目前的後防佈局;另一正選中堅似乎是Milos Degenek 的呼聲較高,然而季尾復出的Trent Sainsbury 實力較強,Matthew Jurman 在外圍賽關鍵時刻的表現惹人好感,且看van Marwijk 如何定奪。換個角度看,Milligan 以往串演右閘的成效有目共睹,不過Josh Risdon 拼勁十足,應可取得van Marwijk 的信任;左閘方面,Aziz Behich 的實力已經拋離其他本土球員,值得重用,不過van Marwijk 突然重召James Meredith,似乎提醒其他球員必須拿出鬥志來。
van Marwijk 掌帥代表澳洲回歸4-2-3-1陣式,陣中球員當然駕輕就熟,惟這位名帥對雙防守中場要求極高;如果Jedinak 落實串演中堅,正選組合相信是Massimo Luongo 配搭Aaron MooyJackson Irvine 先列後備,若Milligan 先列後備則可能專責收局。Luongo 攔截的凶狠程度甚至在Jedinak 之上,跟Mooy 形成合理互補,惟兩人能否消化在2017年洲際國家盃汲取的經驗,實在至關重要。澳洲進攻中場的首選當然是Tom Rogic,而且他有後上攻門本領,風格比較接近老大哥Tim Cahill;近來van Marwijk 對Cahill 的狀態頗有微言,預期這位猛將只能後備上席,但他不一定回歸進攻中場,因此Rogic 退場時很可能是Mooy 推前至進攻中場,新貴Dimitri Petratos 由進攻中場調至兩翼的機會稍大。van Marwijk 新增Petratos 與小將Daniel Arzani 旨在針對澳洲的側擊問題,Mathew Leckie 出任右翼效率一流,必要時既可推前擔任前鋒,又可墮後填補右閘空缺,可惜技術粗糙;Robbie Kruse 近況確有起色,卻難寄予厚望。同樣難寄厚望的還有澳洲鋒線,每逢破關乏力時就是Cahill 出場救亡;Tomi Juric 搶點技巧不錯,把握力卻有被高估之嫌,所以Andrew NabboutJamie Maclaren 絕對有機會獲授重任。除了鬥志外,澳洲足球值得懷疑的地方多的是,只是澳洲決定再次荷蘭裔領隊,van Marwijk 自然施展渾身解數,不讓同鄉Guus HiddinkPim Verbeek 比下去。
丹麥(世界排名:12;ELO:1856)

丹麥能夠重返世界盃決賽週,可說是走出名帥Morten Olsen 主政十五年後留下的陰影,偏偏這次突破需要挪威人幫助;現任領隊Åge Hareide 曾經執掌挪威五年,大部分時間面對成績不振,今次帶領丹麥殺入決賽週也讓自己士氣一振。士氣一振只是一時,此一時彼一時不一定有好消息,Hareide 點兵時有中堅Andreas Bjelland 與前鋒Nicklas Bendtner 先後因傷退隊,似乎丹麥的運氣只是一般,那麼全體球員努力可以改運嗎?Kasper Schmeichel 經過多番挫折終於修成正果,即使成就不及父親Peter Schmeichel,此子如今在國家隊的重要性跟父親已經不遑多讓。丹麥中堅與二閘水平存在明顯分野,中堅Simon Kjær 的成就雖然未能更上一層樓,不過踢法愈見穩重,同樣可喜可賀;Andreas Christensen 力爭成為世界級中堅,足球生涯遇到的問題跟Kjær 有點相似,今屆世界盃就是證明自己的最佳時機;Jannik Vestergaard 能力不錯但偶爾魯莽,Mathias Jørgensen 始終是踢法粗獷,然而兩人也是合適替補中堅人選。二閘方面,Henrik Dalsgaard 墮後串演右閘贏得Hareide 的信任,另一右閘Jens Stryger Larsen 因而調至左閘,暫時協調效果不錯,卻未受一流對手的考驗;Jonas Knudsen 並非首選的左閘替補,Christensen 縱能兼任右閘替補,Hareide 也得重新考慮防守中場William Kvist 隨時補上右閘,可惜他的速度稍慢。
若撇除速度因素,Kvist 串演右閘不一定對丹麥不利,尤其是遠射專家Thomas Delaney 冒起為中場增添活動,Kjær、Christensen 與Vestergaard 均有充足防守中場的經驗,Hareide 亦特意引入當起的攔截專家Lukas Lerager,確保中場有充足的防守力量。丹麥中場的進攻同樣不容忽視,Hareide 的戰術除了圍繞進攻中場Christian Eriksen 而建外,Lasse Schöne 一直因應球隊戰術需要轉換角色,實屬不可多得的無名英雄;當然,Hareide 相當擔心球隊過份倚賴Eriksen,於是重召 Michael Krohn-Dehli 以備不時之需,只是這位精於傳送的老將不可能應付全場賽事,看來他是負責收局為主。丹麥一向倚重翼鋒破局,烏干達裔左翼Pione Sisto 的踢法極具侵略性,自然壓過獨擅盤扭的Viktor Fischer 成為正選;Yussuf Poulsen 出任右翼表現戮力,頭槌功夫有保證,即使把握力未有明顯改善,此子始終較適合在最前線掛帥,除了Fischer 可以移師右翼外,另一前鋒Martin Braithwaite 亦是值得考慮的人選。事實上,丹麥鋒線較易出現人滿之患,Hareide 把Poulsen 與Braithwaite 分流至翼鋒亦非無理,Nicolai JørgensenAndreas Cornelius 暫時可以專注擔任單箭頭,只是兩人的踢法大同小異之餘,仍需為新星Kasper Dolberg 創造機會,Hareide 難免大傷腦筋。丹麥自2016年下半年起一直在國際賽保持不敗,單憑這股氣勢可在今屆世界賽創一番成績,只是丹麥在關鍵時候功虧一簣的場面歷歷在目,若想打破宿命,恐怕需要意料之外的變數支持。
秘魯(世界排名:11;ELO:1915)

秘魯上次晉身世界盃決賽週,已是1982年的事,就算在今屆外圍賽驚險出線,意義同樣非凡。自2017年起,秘魯在國際賽保持不敗,領隊Ricardo Gareca 的調兵功力備受讚賞;本來秘魯面對隊長兼主力射手Paolo Guerrero 停賽的難題,如今他獲准參與世界盃決賽週,待完成賽程後繼續服刑,這個喜訊會否預示秘魯成為今屆一路奇兵?Gareca 花了超過三年時間重整秘魯大軍,已經完成大部分換班工作,只是新一批國腳只達合理水平,在4-2-3-1陣式下必須緊守崗位。門將Pedro Gallese 當日負傷下協助球隊闖過外圍賽附加賽,如今大熟大勇,已是該隊後防不可或缺的人物;後防續由老將Alberto Rodríguez 夥拍Christian Ramos 扼守中路,Miguel Trauco 擔任左閘,另一位外圍賽附加賽功臣Luis Advíncula 則從Aldo Corzo 身上搶回正選右閘席位。今次Gareca 起用的新面孔盡在中後場,包括一對中堅Miguel AraujoAnderson Santamaría、左閘Nilson Loyola,以及Gallese 與Ramos 的墨超隊友、防守中場Wilder Cartagena,其中Santamaría 在2018年友誼賽經常上陣,相信是接替Rodríguez 的首選,然而如何補足這批新將的經驗,還看Gareca 的激勵手法與戰術視野,因為秘魯後防的隊形能夠媲美強隊,除了教懂Trauco 與Advíncula 注重攻守輕重外,也需要建立隊員的自信與互信。
Gareca 也明白鞏固中後場是出奇制勝的基礎條件,於是把左閘Yoshimar Yotún 調至防守中場,此子的死球與長傳功夫也成為秘魯反守為攻的主要手段之一。Cartagena 對秘魯爭奪中場的成效有待驗證,畢竟該隊在防守中場除有Pedro Aquino 可用外,Renato Tapia 的踢法極能霸氣,必要時又能墮後出任中堅,令秘魯的戰術調整更為多變。進攻中場Christian Cueva 是秘魯的進攻泉源,他的個人突破能力更是賞心悅目,不過Paolo Hurtado 的殺傷力不容忽視,畢竟此子剛季在葡超射手榜位列前十,絕非偶然。鋒線方面,秘魯有兩個非常有趣的組合,一對快翼Andy PoloEdison Flores 加上墨超神射手Raúl Ruidíaz 是Gareca 一手提拔的進攻小隊,然而這位領隊面對現實,不但重用隊長Guerrero 作為得分主力,也先後重召老將Jefferson Farfán 與快翼André Carrillo;不過,Carrillo 串演左翼的效果並不理想,近仗Gareca 的調動暗示Farfán 的能力與經驗不該局限於擔任翼鋒,秘魯的進攻套路已經不止清脆俐落了。秘魯的分組賽賽程是先強後弱,爭奪次名出線未嘗不可,唯一憂慮是該隊能否及早適應不同風格的歐洲對手。

下篇《卅二突圍》將分析D 組形勢,敬請留意。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b]
標籤: 法國  丹麥  秘魯  澳洲  
【世界盃 ng sick ball 街訪 — 第二集】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