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全其美的國腳生涯 圖片

寸咀足球組於 06/07/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前法國國腳Florent Malouda 於2017年美洲金盃隆重登場?制度上可行的事就能成為事實。《歸化交叉點》系列不時重申球員歸化制度的重點,其中一項是所代表國家隊在國際足協的會員地位。國際足協一般只接納一個完整國家為正式成員國,某一國家的自治地區或海外屬地申請成為正式成員國則是個別處理,於是國際足協的非正式成員國往往有著獨特的身份:它們不合資格參與世界盃,卻符合資格參與所屬洲際足協舉辦的賽事。歐洲、南美洲與亞洲足協在這方面的安排乾淨俐落,所有成員身份均不存在灰色地帶;中北美洲、大洋洲與非洲足協各有這類身份尷尬的會員,尤以中北美洲的情況最複雜,因為中北美洲足協成員包括英國、美國、法國與荷蘭海外屬地,其中並非國際足協正式成員國的包括法國海外屬地法屬圭亞那、馬提尼克、瓜德羅普與法屬聖馬丁,以及荷蘭海外屬地博內爾與荷屬聖馬丁,然而上述地區符合參加美洲金盃的資格,於是Malouda 與Faubert 分別代表祖家法屬圭亞那與馬提尼克上陣,絕對符合國際足協的相關規定。
換言之,除非個別球員遇到前文《歸化交叉點——俄羅斯也出手了》與《歸化交叉點——科索沃,認祖歸宗很繁複》提到的國家分裂與重組情況(即前蘇聯及南斯拉夫瓦解後另組不同國家),否則他們不可能合法地先後代表兩個國家參與世界盃、洲際國家盃及所有洲際最高級別賽事,更遑論出戰兩個大洲的最高級別賽事。那麼,一眾荷蘭蘇里南裔球星披上祖國球衣出戰友誼賽的場面能否重視?對不起,蘇里南已經成為國際足協正式成員國,而且該國不接納公民持有雙重國籍,因此這是可一不可再的歷史時刻。前文《歸化交叉點——橫越大洋篇》與《歸化交叉點——說法語的非洲人篇》不約而同指出,法國發掘海外屬地及前殖民地體育人才的工作從沒間斷,那麼一批衣錦還鄉的外籍法國國腳又有什麼貢獻?
Florent Malouda
(法國:2006年及2010年世界盃、2008年及2012年歐洲國家盃;法屬圭亞那:2017年加勒比海盃、2017年美洲金盃)


前文《歸化交叉點——橫越大洋篇》與《考究兄弟分道揚鑣,著重反覆求證》交代了Malouda 打拼的故事,在此不贅,然而他是公認的球場榜樣,對推動法屬圭亞那足球發展有百利而無一害。事實上,法屬圭亞那的足球人才委實不多,以Malouda 的同輩為例,只有曾效力波爾多、格拉斯哥流浪等球會的射手Jean-Claude Darcheville,以及曾效力些路迪、西布朗、韋根等球會的前鋒Marc-Antoine Fortuné 比較有本事;Darcheville 以37歲高齡出戰2012年加勒比海盃外圍賽,好歹射入三球;Fortuné 則接受了2014年加勒比海盃外圍賽徵召卻未有上陣,此後再無打算為祖家效力。難得法屬圭亞那首次晉身美洲金盃決賽週,Malouda 參與剛在6月中舉行的2017年加勒比海盃決賽週,把握跟一眾鄉里實戰演練的機會,更完成兩場共210分鐘激戰,身體力行推動法屬圭亞那在中北美洲冒起的目標,絕對誠意可嘉。今次法屬圭亞那大軍名單缺少這位法國名將的胞弟Lesly Malouda,然而他的表弟、巴黎聖日耳門B 隊中堅Kévin Rimane 依然在陣,加上甘岡前鋒Sloan Privat 與雷恩左閘Ludovic Baal 助陣,在A 組面對哥斯達黎加、洪都拉斯與加拿大未必陪跑。展望未來,曾獲徵召但未嘗上陣的梅斯中堅Simon Falette、薩斯索羅前鋒Grégoire Defrel 及巴黎聖日耳門前鋒小將Odsonne Édouard 將是法屬圭亞那的生力軍,且看Malouda 能否在球場內外發揮影響力,說服三人為祖家效命。
Frédéric Piquionne
(法國:國際友誼賽;馬提尼克:2012年加勒比海盃、2013年美洲金盃)


馬提尼克的實力稍勝法屬圭亞那,歷來已經五度躋身美洲金盃決賽週。2013年美洲金盃決賽週,馬提尼克終於得償所願,徵召前法國國腳Piquionne 入伍,就算對球隊成績幫助不大,卻使馬提尼克足球前景重現曙光。前文《歸化交叉點——橫越大洋篇》提到祖籍新喀里多尼亞的Piquionne 憑神來之筆的表現忽然上位,於2007年代表法國出戰國際友誼賽,也在歐洲國家盃外圍賽擔任後備;事實上,此子早於2002年幾乎在加勒比海盃外圍賽上陣,到2012年出戰加勒比海盃決賽週只是延止實現而已,不過他在賽事中射入兩球,令馬提尼克重奪美洲金盃決賽週資格,難免備受倚重。Piquionne 及後在2013年美洲金盃決賽週與2014年加勒比海盃外圍賽各上陣兩場,表現無以為繼,最終在2016年正式退役,然而他對增強馬提尼克招兵條件亦有一定貢獻。大家熟悉的Éric AbidalNicolas AnelkaGaël Clichy 就是當代馬提尼克裔足球精英,但他們沒有為馬提尼克效勞的打算;因此,在葡超成名的中堅Grégory Arnolin、希杭中堅Jean-Sylvain Babin、西雅圖海灣者右閘Jordy Delem 等球員跟Piquionne 同期加入馬提尼克陣營,怎計也是好開始。
Julien Faubert
(法國:國際友誼賽;馬提尼克:2014年加勒比海盃、2017年美洲金盃)


Piquionne 於2014年加勒比海盃外圍賽退場不久,馬提尼克領隊Louis Marianne 成功邀請另一位前法國國腳Faubert 為祖家效力,繼續振興足球大業。Faubert 雖然生於法國,惟此子當時重返成名地波爾多重振事業,加上有感多年來不獲法國重用,報效祖家亦不為過;縱然Faubert 在韋斯咸以致離奇外借皇家馬德里期間一直備受批評,他能兼任右閘與右中場,甚至因應戰術需要移入中場,亦有側擊傳送與後上攻門的能耐,因此這段表現不穩期是他加盟韋斯咸初期足踝重傷的後遺症。Faubert 在2014年加勒比海盃外圍賽上陣三場竟然轟入五球,較他成為Zinedine Zidane 退役後首位穿上10號球衣的法國球員更厲害;更吊詭的是,Faubert 在唯一代表法國上陣的比賽射入致勝一球,為馬提尼克上陣首三仗同樣射入關鍵入球,往後的共同點就是無以為計,結果馬提尼克在加勒比海盃決賽週表現失準,無法取得2015年美洲金盃決賽週資格。在2016年加勒比海盃外圍賽,Faubert 更專注擔任中場,結果球隊以全勝姿態晉身決賽週,可是他在2017年初加盟國際杜古後一直備受重用,更不獲放行出戰加勒比海盃與美洲金盃決賽週。馬提尼克在B 組遇上美國與巴拿馬肯定不好受,擊退尼加拉瓜則有機會以第三名較佳成績出線,Faubert 的組織工作相信由歷基亞進攻中場Steeven Langil 接手。展望將來,聖伊天後衛Kévin Théophile-Catherine、近年跑到亞洲掘金的里昂青訓出品Harry Novillo,甚至在紐卡素失意的前鋒Emmanuel Rivière 均是馬提尼克值得重用的球員,說不是日後在美洲金盃的成績可以更上一層樓。
Jocelyn Angloma
(法國:1992年及1996年歐洲國家盃;瓜德羅普:2007年美洲金盃)


瓜德羅普裔球員對法國足球的影響由一代鐵衛Marius Trésor 開始,到近卅年發揚光大,特別是Lilian ThuramWilliam GallasThierry HenrySylvain WiltordLouis SahaOlivier DacourtBernard DiomèdeSylvain DistinPhilippe ChristanvalMikaël Silvestre 成為家傳戶曉的名字後,瓜德羅普的名氣更響;這批一流人才沒有忘記祖家,只是無意代表瓜德羅普,Gallas 已歿的表弟Ludovic Quistin、Thuram 的堂弟Yohann Thuram-Ulien 曾經代表瓜德羅普上陣,也算有所交代。因此,他們的師兄Angloma 才稱得上為有心人,以41歲高齡重踏國際賽舞台。
前文《歸化交叉點——橫越大洋篇》提到Angloma 曾在法國以至歐洲球壇產生的威力,然而歲月催人老,為何瓜德羅普足協非要這位老將出山不可?一方面,瓜德羅普本土人才有限,稍有天份者去了法國幾乎一去不返;另一方面,Angloma 小休一年後,於2003年起回歸瓜德羅普的母會,純粹享受足球樂趣,殊不知成功帶隊捧走聯賽冠軍,難怪時任瓜德羅普領隊Roger Salnot 期望這位老將發揮定海神針作用。歷史證明Salnot 的決定十分正確,因為瓜德羅普的神奇之旅正是Angloma 於2006年加勒比海盃外圍賽後備上陣射入關鍵入球開始,結果該隊以2007年加勒比海盃殿軍身分晉身2007年美洲金盃。由於後防有曾效力曼城的中堅David Sommeil 助陣,加上前文《考究兄弟分道揚鑣,著重反覆求證》介紹的Aurélien Capoue 主力左路側擊,Angloma 在中場偏右位置負責控制攻守節奏實屬安排得宜,他在分組賽對加拿大一役的妙絕笠射,至今令人津津樂道,也使瓜德羅普一鼓作氣勇奪2007年美洲金盃殿軍。
Pascal Chimbonda
(法國:國際友誼賽;瓜德羅普:2012年加勒比海盃外圍賽)


瓜德羅普於2007年美洲金盃一戰功成,令Salnot 雄心壯志,全力招攬海外同胞效力,不過效果未如理想,就算在加勒比海盃成績越來越好,美洲金盃成績卻是背道而馳;如果當年右閘Chimbonda 願意歸隊的話,歷史會否不一樣?正如前文前文《歸化交叉點——橫越大洋篇》所言,沒有人想過Chimbonda 在韋根一鳴驚人後,可以迅速入選2006年世界盃法國大軍,結果他的法國大國腳生涯只在國際友誼賽後備上陣跟球迷打招呼;當然,Chimbonda 效力熱刺時受膝傷所累,令他的足球事業幾乎打回原形,惟此子不願接受自己的勇悍踢法不足以立足法國國家隊,換言之Chimbonda 錯過代表瓜德羅普出戰2009年與2011年美洲金盃決賽週,根本是個人一念之差。2012年底,闊別瓜德羅普九年的Chimbonda 終於接受新任領隊Steve Bizasène 的邀請,出戰三場2012年加勒比海盃外圍賽,卻無法協助球隊出線。這次失利標誌瓜德羅普足球回歸平淡,卻不代表該隊後繼無人;期望Alexandre LacazetteAnthony MartialKingsley ComanThomas Lemar 甚至瓜德羅普與波蘭混血兒Layvin Kurzawa 在盛年為祖家作出貢獻,或許癡心妄想,然而瓜德羅普可以圍繞切爾達翼鋒Claudio Beauvue 重組陣容,游說羅連安特中堅Michaël Ciani、甘岡翼鋒Jimmy Briand、屈福特防守中場Étienne Capoue、紐卡素翼鋒Yoan Gouffran 等法國國腳級人馬,甚至蒙彼利埃左閘Jérôme Roussillon 與彼達迪華夏普爾中堅 Johan Martial 等均是切實可行的方案。
中北美洲足球制度的獨特之處,令千里以外的海外移民後裔同時實現兩個國際賽願望,實在兩全其美,甚至教其他大洲的球員羨慕。話分兩頭,假如法屬圭亞那、馬提尼克或瓜德羅普勇奪美洲金盃,它們又是否符合參與洲際國家盃的資格?寸咀哥相信一日預言未成真,國際足協一日未敢想像與處理。可惜的是,國際足協決定在開賽前夕裁定Malouda 不合參賽資格,有關判決合法、有效,卻治標不治本。法屬圭亞那、馬提尼克與瓜德羅普可能永遠也不能成為國際足協正式成員國,但它們符合參加美洲金盃的資格;為消除任何詮釋歧義,中北美洲足協理應一早把區內國際足協非正式成員國剔出美洲金盃。無論如何,Malouda 的判決間接令法屬圭亞那、馬提尼克與瓜德羅普永遠成為陪跑份子,這就是制度一念之差的傷害。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Peelala
    Peelala 於 06/07/2017 評論 NO. 1

    精采好文

  • 寸咀足球組
    寸咀足球組 於 08/07/2017 評論 NO. 2

    因應國際足協的最終裁決,內文新增以下補充:可惜的是,國際足協決定在開賽前夕裁定Malouda 不合參賽資格,有關判決合法、有效,卻治標不治本。法屬圭亞那、馬提尼克與瓜德羅普可能永遠也不能成為國際足協正式成員國,但它們符合參加美洲金盃的資格;為消除任何詮釋歧義,中北美洲足協理應一早把區內國際足協非正式成員國剔出美洲金盃。無論如何,Malouda 的判決間接令法屬圭亞那、馬提尼克與瓜德羅普永遠成為陪跑份子,這就是制度一念之差的傷害。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