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金融界國腳 - 重披十五年前的中華戰衣

冬蔭波 於 21/03/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在二十至三十歲期間退役六年的職業聯賽球員。More?
在日本一流大學畢業在高盛出身又是 MBA 的職業聯賽球員。More?
在國際投資公司出任亞洲主管的職業聯賽球員。Oh my!
在香港超級聯賽披上十號球衣備戰五人足球亞洲盃的臺灣球員。啥米?

應該足夠吸引大家看下去了,那我就從頭說起。能為他寫故事絕對是緣份使然:
【一】我是香港人,而他就被公司從英國派來香港。
【二】我主要寫泰國足球,有一訪問對象是從泰國來港的日本球員,而他正巧是那位球員的新隊友。
【三】約在某學校見面然後做訪問,因為那日本球員當日在那裡教學生踢五人足球,而他正好也是教練之一。
※ 因為右邊,遇上左邊。

【四】完成那日本球員的訪問後,我在自己的泰國足球版炫耀時提及當日也遇上一位「日臺混血會說國語的 Futsal 球員」─ 當日我以為他只是那日本球員的朋友,所以連他名字也沒有問,也以為在地鐵 say bye 後就不會再見,因此有臺灣版友問那「日臺混血」的名字時我也只能嘻哈回應。後來知道名字我的反應就從嘻哈變成嗚吔 ─ 職業病發 Google 一下,一 Goo 才知道不得了。立刻請他面談,他歡迎之至,就差前一世的職業沒有問到。所以他的故事成篇乃源自我的白癡以及一點點的無禮,不是緣份是什麼?More?
※ 日臺混血穿綠色球衣會說國語的 Futsal 球員。

【五】我之所以寫泰國足球全因為二零一二年秋曼谷之行。當屆五人足球世界盃正好也在曼谷舉行,我也順道看了一場。如今正因為泰國足球,使我邂逅一位以下一屆五人足球世界盃為目標的人,這簡直是超自然現象了。

不過,雖然我們的相遇是如此浪漫,但他年輕時卻是非常現實,是為了事業發展而放棄一生所愛六年的現實。這也許正是金融行業的一大要素吧,對待那些戰略投資當然不能浪漫用事。可是現實的他如今卻正在做一件絕頂浪漫的事,故事十分特別,他的人生與一些想法亦與眾不同。我想到奧斯卡頒獎禮那一句「Stay weird, stay different」。有點深奧,還是寫中文好了。

一九八一年出生,三十三歲,是年輕的國際金融公司亞洲主管,是年紀不小的足球員,也就是老將與少帥的分別。父親是臺灣人,母親是日本人,所是應該是「臺日混血」才對。在臺灣出生,姓「時」名「煒」,後來取得日本護照就添了一個日本姓名「時國司」,姓時國名司。小學之前他都是臺灣日本輪流生活,讀小學後才在日本定居開始足球人生。那是一九八八年,J.League 仍未成立,日本足球遠未如今日高盛,但時煒在川崎的地區球隊學藝時已有足球夢想。一九九三年,J.League 成立,首屆冠軍正是川崎,同年時煒亦升讀初中。他起初只加入校隊,但後來因為校隊水準不高,所以投考「FC 町田 ZELVIA」的青年軍磨練更高球技。FC 町田如今已是日本的職業球會,青訓系統素來亦頗具戰略,不少日本名將例如北澤豪都出身於此,而時煒亦在此成長。其日本故事至此似乎沒有特別,其他足球少將例如北澤司和北条司的經歷應該也不差多少。不過時煒那一半的臺灣血統就在晉升大學這個關鍵時刻起了戰略作用,使他的人生保持與眾不同。
※ 時煒可以說是 FC 町田的舊生吧。(Trimmed screen capture)

一九九八年,日本首次晉身世界盃決賽週。世界盃後中田英壽加盟意大利甲組聯賽,首季成就已超越前輩三浦知良。一九九九年,日本 U-19 更殺神滅佛晉身世青盃決賽。雖然那些年 J.League 正處於牛市澎漲後的資本重組時期,但國家隊的槓桿卻是雄渾激情,那是七七至七九年生的黃金一代,是中田英壽中村俊輔小野伸二的一代。為國出戰的那份激情時煒在日本也看在眼裏懷在心裏,但他命裏的國家隊不是日本:一九九九年,時煒代表 FC 町田在一項東京地區賽事成為神の射手,日本傳媒也有報導,臺灣足協因而得知日本有此臺灣血脈,就特此邀請他回臺灣代表 U-19 隊。當年臺灣 U-19 正備戰二千年亞青賽的預選賽,參加國際比賽為國爭光的大好機會來了,那時候已擁有金融業 DNA 的時煒當然沒有放過,更何況他當年仍是以足球為夢想的熱血混血兒。不過他完成這人生第一項國際賽之後,那六年的退役歲月就隨即開始。是不是量子期權衍生什麼對沖問題了?(下頁)
< 1 2 3 ... 5 >
【世界盃 ng sick ball 街訪 — 第三集】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