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下半場 文字

聖人點滴於 14/01/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欲知道更多修咸頓的大小故事, 或得到球隊最新、最準確的中文資訊, 歡迎讚好此Facebook專頁:
聖人點滴

*

4勝, 2和, 4負。假如足球比賽只踢半場的話, 我們過去十場, 可以獲得14分。可是, 現實是球隊於這十場賽事, 只獲得5和5負。柏歷堅奴 (Mauricio Pellegrino) 的球隊, 每每進入下半場的45分鐘, 彷似不懂得如何踢球。對水晶宮反勝為敗, 對阿仙奴、赫特斯菲特和屈福特由贏變和, 對曼城半和全負, 對車路士和熱刺半場已落後更不用奢想可以取分而回...


一次又一次於下半場崩潰, 原因有二。第一, 柏歷連奴拙於應付對手的邊路進攻。 幾次於半場領先, 對手的領隊均採用大同小異的模式反擊 - 於兩邊製造傳中, 為他們的高個子中鋒提供機會。基奧特 (Olivier Giroud) 和迪普查 (Laurent Depoitre) 先後令我們失掉兩分。上一輪, 賓迪基 (Christian Benteke) 接應傳中, 頭搥二傳給門前的麥亞瑟 (James McArthur) 撞入。今輪, 屈福特依樣畫葫蘆, 由甸尼 (Troy Deeney) 頂給後上的杜哥利 (Abdoulaye Doucoure) 「拍」入。

以今場屈福特為例, 馬高.施華 (Macro Silva) 上半場以羅拔圖.派利拿 (Roberto Pereyra) 入替卡華利 (Tom Cleverley), 及半場換入前鋒甸尼, 並於踢法上作出調整。他要求派利拿壓到最前的靠邊位置, 與翼位球員站得不遠, 形成二對一, 或三打二的人數優勢。又或者命翼鋒移進中間, 令邊線露出大片空間, 任由後上助攻的球員好好利用。

錫迪 (Cedric Soares) 和貝查特 (Ryan Bertrand), 雙拳難敵四手。變陣後的屈福特, 下半場合共17次傳中, 當中右閘真馬特 (Daryl Janmaat) 傳中七次, 左閘施格拿 (Marvin Zeegelaar) 傳中三次。這個情況, 其實之前對赫特斯菲特和水晶宮已先後發生。這大概與柏歷堅奴的戰術有關, 他傾向要求兩個防守中場球員緊守崗位, 寧願放棄邊線, 亦要鞏固中路防守。華拿 (David Wagner)、鶴臣 (Roy Hodgson) 和今場的馬高.施華於是佈置一個踢法, 避開重兵鎮守的中場中路, 直接以邊路側擊和高波轟炸, 屢屢見效。

柏歷堅奴一次又一次被同一招數擊倒 - 而且只是頗為簡單的兩翼側擊, 是否證明他的能力已見底?

(截圖: 樂視)

第二, 柏歷堅奴命示球隊退守後半場, 導致不斷地失去控球權, 任由對手從容地進攻。他眼見半場領先, 通常指示球隊退守, 只留下一個箭頭。當我們轉守為攻, 最常見的一招是大腳踢上前給朗治 (Shane Long)。可是, 後防球員受壓迫下, 大多數的長傳都是力度和尺寸欠佳, 朗治根本難以接應。從我方球員得球到對手重拾控球權, 經常只得好幾秒的時間, 如此一來, 對手可以輕易重獲控球權, 不停地進攻。於53-63分鐘, 主隊竟作出七次射門, 包括安迪.格雷 (Andre Gray) 頂成1:2的入球。守得太深, 亦導致球隊無法有足夠的球員組織進攻和突擊。半場休息後, 我們於45分鐘內竟然只有靴爾堡 (Pierre-Emile Hojbjerg) 一個威脅有限的頭球攻門......


一再由領先到失利, 失去的不僅是分數, 更重要的是損害球隊士氣。從戴維斯 (Steven Davis) 被調出時的不忿, 朗治完場時表現出的不甘, 可見球隊瀰漫著不滿的氣氛。一而再, 再而三, 三而竭, 彼盈我竭。季初幾支表現差勁的球隊, 像韋斯咸、水晶宮, 甚至史雲斯和西布朗都開始有起色, 我們卻連續十場未能得勝, 我愈來愈擔心今季的前景了。

一月差不多過了一半。高層要麼將七千五百萬鎊的轉會費, 給柏歷堅奴搏一搏。要麼「手起刀落」, 把不合格的阿根廷人解僱。時間, 愈來愈少了。
標籤: 修咸頓    屈福特  
《女士復仇 之 港女復仇記!?》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