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細分析:摩蘭奴突然「上曬身」,需要歸功文尼? 文字

談到今屆奧迪盃的精彩時刻,或許大部份的球迷,均會想起利物浦左閘艾拔圖摩蘭奴在4強賽、對陣拜仁慕尼黑時,交出令人眼前一亮的發揮,助高普的球隊以3:0,戰勝「宇宙仁」殺入決賽。

眾所周知,艾拔圖摩蘭奴是一位攻強守弱的閘位球員,雖然曾經被視為西班牙國家隊的防線希望,而此子近年於利物浦的低迷表現,卻是讓其與「為國出征」漸行漸遠。由於狀態不穩,紅軍教練高普更於上季,將前西維爾人徹底摒棄,並改派英格蘭中場占士杯拿客串左閘,充分反映高帥對於艾拔圖摩蘭奴信心不足。

不過,艾拔圖摩蘭奴卻在對陣拜仁慕尼黑的奧迪盃賽事中,充分展示自身的速度優勢,而在面對湯馬士梅拿、京士利高文和拉芬拿的來襲時,這名西班牙後衛亦是應付自如,不禁讓人懷疑此子是被神靈附體,或是「食咗藥」。


在16-17年球季完結後,一直有傳艾拔圖摩蘭奴將於今夏被利物浦賣走,潛在下家包括羅馬、拿玻里、維拉利爾和西維爾,但令人意外的是,這名西班牙左閘目前尚未被紅軍清洗,更已隨隊參與多場的季前熱身賽,留隊形勢似乎頗為樂觀。

無論在香港舉行的英超亞洲盃,或是與哈化柏林合演的友賽,艾拔圖摩蘭奴均錄有一定的上陣時數,但期間的發揮亦算不上是特別突出,為何在出戰拜仁慕尼黑時,此子卻迎來狀態的爆發?答案或與沙迪奧文尼有關。


在高普入主晏菲路,曾經安排古天奴、拉蘭拿和法明奴擔任左翼鋒的位置,而他們三人均是技術出眾,但速度和短途爆發力一般的進攻球員,而且並非以翼鋒角色出身,所以他們在協防時,均會不其然的撤回中路幫忙,而非留於邊線。

正因為古天奴、拉蘭拿和法明奴擁有這樣的特點,利物浦的左後防便會更容易的受到敵人的攻擊,再加上艾拔圖摩蘭奴的弱點難以於短時間內修正,所以高普便決定安排攻守俱佳的占士米拿客串左閘,取代身體條件一般、攻強守弱的艾拔圖摩蘭奴「擔正」,為防線注入更強的穩定性。

此外,古天奴、拉蘭拿和法明奴均是喜愛「上腳」的球員,而且體格並非出眾,讓對方的防守球員能夠輕易的搶去腳下球,而古天奴的絕技「古一招」,更是一種必需透過移入中路,發揮最大得分功能的射門技巧,變相為敵人的右後防減壓,好讓對手能夠在完成攔截後,輕鬆的利用右邊路處理反擊,增加己方左路被威脅的可能性。


由於「埃及美斯」沙拿的加盟,讓傷癒不久的沙迪奧文尼,獲得高普分配新的任務,就是成為球隊的新左翼,並於對陣拜仁慕尼黑的比賽中出戰。豈料是次的變動,卻成為解放艾拔圖摩蘭奴的關鍵。

在對陣拜仁一仗中,向沙迪奧文尼進行對位防守的球員,是拉芬拿,而後者為了應付塞內加爾人的高速突破的策應,導致前插機會減少,變相減輕艾拔圖摩蘭奴的防務。另外,沙迪奧文尼是一位典型的翼球,不僅擅於在邊線發動攻勢,亦願意長時間待於邊路,協助防守和反攻,讓身後的閘位球員壓力大減,並可解放閘衛的助攻頻率。

過去一季,沙迪奧文尼在高普的麾下,擔任著右翼的角色,而居其身後的基尼,則能夠透過這名塞內加爾國腳的特性,得到為數不少的前插機會,而前者亦能「幫輕吓」基尼的防務,帶動這名英格蘭後衛持續穩定的演出。


然而,在沙迪奧文尼出戰非洲國家盃和因傷避戰期間,風格守強於攻的基尼,在攻擊線上的存在感便突然大降,幸好後者的基本功扎實,而且擅於單對單防守,不致紅軍的右路出現「放題化」的景況。

簡單來說,沙迪奧文尼的位置左移,正是艾拔圖摩蘭奴在對陣拜仁慕尼黑時,突然威風八面的主要原因。當然,在利物浦已簽入蘇格蘭左閘安祖羅拔臣,以及副隊長占士米拿仍然老而彌堅的情況下,相信艾拔圖摩蘭奴亦難以於來季穩佔正選一席,但作為戰術選擇上的「Plan B」,前西維爾人絕可勝任。


Ref:摩蘭奴轉會傳聞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