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簡介】列斯聯 — 為英超而「狂」?

列斯聯(Leeds United)本來是英超創始成員,但在00年代因財政問題先後降班而英冠和英甲。經過一連串易手和架構重整,列斯聯在剛過去的英冠球季前半段狀態大勇,穩佔聯賽頭五位,唯獨在後半段大失所望,最後只獲得第十三名的成績。誓要回歸英超的列斯聯近日就作出了一個極具爭議的決定:他們有意聘請半年前被法甲球會解僱的比爾沙(Marcelo Bielsa)作新教練。而筆者近日發現,大多數南美洲以外的球迷對比爾沙認識都不深。到底這個被哥迪奧拿(Pep Guadiola)稱為「世上最佳教練」的人是誰?

首先,筆者要向大家證明比爾沙在他家鄉阿根廷的地位。

羅沙里奧(Rosario),阿根廷第三大城市。沒有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的歷史文化氣息,令這港口城市於國際間知名的,就應該只有於當地出身的球王美斯。慕名而來的球迷,如果期望尋找美斯的足跡,恐怕大多都會失望而回,因為這位阿根廷球王和他的家鄉一樣低調。在羅沙里奧,沒有美斯機場,沒有美斯學校,沒有美斯街,沒有美斯星系,連在他幼時所屬的球會紐維爾舊生(Newell's Old Boys),也沒有美斯球場。羅沙里奧只有馬些路‧比爾沙球場。

不平凡的身世

(比爾沙三兄妹的童年照)
跟大部分職業足球員不一樣,比爾沙出生於阿根廷羅沙里奧一個名聲顯赫的中產家族。他的祖父是當地法律界有名的學者,亦曾經參與編寫阿根廷的刑法。有傳聞指出這位祖父家中藏書達三萬本,幾乎媲美一座小型圖書館。受這個高度學術的環境熏陶,比爾沙跟他的哥哥和妹妹的童年,就在寫作、閱讀,和彈鋼琴中度過,為的就只是保存比爾沙家族在羅沙里奧的名聲。當然,遺傳了家人智慧的比爾沙兄弟,早就學懂如何運用一點小聰明,瞞過作為歷史教授的母親,外出遊玩。他們會要求妹妹代替他們練琴,令在屋內另一端工作的母親聽到琴聲,然後兄弟兩人就乘機帶同足球偷偷從窗口溜出屋外。幸好,後來只有馬些路決定將足球變成他的職業,在寫作方面較有天分的拉斐爾則入讀當地大學法律系,比爾沙家族才不至於家道中落。比爾沙這個決定,當然受父親大力反對。在一個罕有的訪問中,比爾沙的父親承認,除了他對職業運動員的偏見,他反對兒子加入紐維爾舊生,是因為他支持同城的對手羅沙里奧中央。性格固執的馬些路.比爾沙,最後在十五歲時加入紐維爾舊生青訓,司職後衛。


1977年,比爾沙二十二歲那年,他終於學有所成,有機會在紐維爾舊生的主場亮相。可惜,他深知技術無法彌補自己欠缺速度這個缺點,所以在離開母會,並於阿根廷較低級聯賽浮浮沉沉幾年後,他選擇以二十五歲之齡掛靴,並回歸校園。

比爾沙順從家人意願,入讀大學農業經濟系的決定還有另外一個原因:他的哥哥拉斐爾突然在為法院工作時失蹤。當時阿根廷正直政局動盪時期(見骯髒戰爭),背著比爾沙這個姓氏的拉斐爾首當其衝被軍政府當成異見人士,並被收押及以酷刑逼供足足兩個月,然後被流放海外。比爾沙家族花了整整三年替拉斐爾洗脫污名,最後,他於1990年才能從西班牙返回阿根廷一家團聚。馬些路.比爾沙在他的自傳中億述,他當天專程去到首都的機場接他的哥哥,陪他一起回到家鄉羅沙里奧。回家途中,他無意說起一句:「唉……我地都就黎三十歲人,點解仲係一事無成?」就是這一句,令兄弟二人鬥志重燃。拉斐爾決定加入政壇,而馬些路則下定決心要成為足球教練,而繆然轉讀體育系。

(曾任阿根廷外相的拉斐爾‧比爾沙,馬些路的兄長)

雖然比爾沙家境富裕,但他的童年生活不比其他職業球員容易。在這個背境中成長,令他從不害怕表達自己意見,還形成了他固執的性格。當家庭緊力和政治壓力都無法阻礙他奔向自己夢想,相信再沒有東西可以動搖他的意志。


比爾沙的足球哲學

出身於學術世家的比爾沙,就讀體育系時已經非常熱衷於鑽研足球理論,未有實戰經驗就已經發展出一套完整的足球哲學。他認為一場賽事的勝負和可觀性同樣重要,所以主張運用一種攻擊性極高,著重控球權,並可迅速及流暢地過渡防守和進攻的戰術。巴爾沙有幸見證荷蘭足球於七十年代稱霸世界,所以不難想像「全能足球」(Total Football)哲學對他的影響:他認為場上球員的分工並不是絕對,球隊應該共同進退。我方擁有控球權時,應有九人同時進攻,留下一名中堅擔當「清道夫」一角;而當我方失去控球權,就應全隊十人同時防守,嘗試反搶。相信大家在哥迪奧拿執教的巴塞隆拿中,已經看到這種戰術對球員的體力、反應力,及洞察力有高度要求。然而,比爾沙只喜愛挑戰,他從來不會接手一隊早已揚名立萬的球隊,寧願重新為處於低潮期的球隊帶來改革,助他們重返榮耀。有業內人士甚至表示,沒有人能招攬比爾沙,他只會在他感興趣時主動為你提供服務。惟一一個例外,就是他執教祖國阿根廷國家隊的時期。

(左一為當時還留著馬尾的普捷天奴)


另一個比爾沙堅守的原則,就是他對年輕球會的信任。由於他對自己哲學的執著,比起為明星球員改變自己的戰術,他寧願從頭培養一群他認為合用的球員。但正如曾經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受訓於比爾沙的球員表示,比爾沙從來沒有把他們當作學生,反而將他們當成職業球員看待,每天六百次仰卧起坐是等閒事。而比爾沙在挑選新兵時亦獨具慧眼。法國評述迪美高(Eric Di Meco)曾大力批評當時效力馬賽的左閘文迪(Benjamin Mendy),並打賭如果文迪他朝入選國家隊,他將會吃下一整隻老鼠。結果,文迪在比爾沙的教導下大有進步,在2016年轉會至摩納哥並獲法甲冠軍,在2017年更入選法國國家隊。此時,被比爾沙稱為「世上最佳左閘之一」的文迪不忘迪美高當年下的賭注,要求他在鏡頭前兌現誠諾。
(迪美高以薯仔和紅酒相伴,吃下一碟老鼠肉)


實戰分析

即使比爾沙已執教過三隊歐洲球隊(畢爾包、馬賽、里爾),但對大部分歐洲球迷而言,比爾沙和他的戰術仍然是一個迷。這並不是因為比爾沙本人神秘,而是因為他的戰術對筆者般的門外漢來說非常難懂。要好好理解他的戰術,最好就由他執教的智利國家隊開始。


防守

在防守方面,比爾沙的戰術比較易明。首先,他最大的原則就是他動用的後衛數目必定比對手的前鋒數目多一人。比爾沙最著重的就是球員的流動性,所以他經常運用邊閘(Fullbacks)如上文提及的文迪作攻擊型球員,採取邊路直接將球傳至中場甚至前場位置。這種戰術亦被哥迪奧拿(Pep Guardiola)和森保利(Jorge Sampaoli)運用。而剩下的一至兩名後衛就擔當清道夫(libero)的角色,以阻止對手的攻勢。可是,比爾沙幾乎不會動用傳統型的中堅。為了令中堅球員有足夠球技有效地將足球傳至中場,比爾沙經常將邊閘甚至防中球員轉化成中堅,以確保球隊的流動性。

中場

比爾沙手下擔當中場球員的只有兩人:防守中場(defensive midfielder)和組織核心(playmaker)。這兩位球員的目的就只是為了過渡防守至攻撃或相反。因此,擔任這兩個職位的球員都需有高超的球技。

而且,比爾沙的陣形下有兩位名義上為「邊中場」(wide midfielder),但事實上為「逆翼衛」(inverted midfielder)的球員。
他們與傳純翼衛()相似,同樣攻守兼備。但「逆翼衛」的企位與防中成水平甚至比他更前。因為有比爾沙獨有的陣形下,攻撃型後衛已包括了邊路攻撃,「逆翼衛」主要用作輔助防守或切入中場中央位置輔助中鋒進攻。

前鋒

無論在比爾沙常用的3-3-1-3陣式還是對應對手3名前鋒的4-2-1-3陣式,他都非常著重組織核心(playmaker)。由於比爾沙整個哲學都圍繞著攻撃性,他執教下的組織核心是隊中唯一一名有較少防守責任的球員。而在組織核心前面的前線三人,在比爾沙的戰術下都比較直截了當:他純粹動用他手下三名最佳的前鋒,並將其中兩名翼鋒放至邊路範圍,藉此拉闊前線。


到底「狂人」有多狂?

人稱比爾沙「狂人」(El Loco),到底實際上發起狂來的比爾沙有多瘋狂?以下是幾個例子:

首先,在畢爾包(Athletic Bilbao)的球場裝修期間,比爾沙因認為工人們「手工太差」而與他們起口頭甚至身體上的爭執。而他的謹慎程度更不只如此,他還會在每場比賽前大量觀看及分析早前比賽的片段。在馬賽曾受比爾沙執教的文迪曾表示教練要求他觀看自己以前比賽的錄影比找出可改善的地方。文迪本來不以為意,甚至在觀看錄影期間睡著。但他後來開結對錄影感興趣,並因此大大改善自己的表現。

另外,比爾沙在比賽期間十分專注。在他執教鈕維爾舊生的時候,他曾經在一場重要賽事前捨棄他懷孕的妻子,反而與他的隊員通宵訓練。在他們的訓練場地只有一個電話,而比爾沙比示:「如果有人有比他難產的妻子更緊急的事件,他們就可以用電話。」最後,沒有人敢用電話,所有人都專心訓練。
(法甲的一大經典時該:比爾沙因太專注於比賽而無意中坐扁一杯熱咖啡)

而且,比爾沙在發掘新球員上同樣瘋狂。他其中一個得意門生普捷天奴表示,他曾經拒絕出席一個鈕維爾舊生的招騁會。但比爾沙實在太想把他招入門下,所以於凌晨兩點駕車到他家中,問準他家人同意,然後即場把他簽到球會門下。
(比爾沙與普捷天奴)


由此可見,比爾沙對足球非常盡心盡力。筆者對列斯聯和比爾沙的認識都不足以判斷他們在下個球季會否成功。但筆者唯一肯定的是列斯聯下季一家會非常有娛樂性。
標籤: 比爾沙  英冠  南美  
【世界盃 ng sick ball 街訪 — 第二集】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