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喜交雜的永恆之戰

我是意大利球迷天地的萊馬,今天要說一個永恆之城打吡戰的故事,故事有不少歷史、也有政治成份。

在剛過去的一星期,永恆之城的兩支球隊—拉素(Lazio)和羅馬(Rome)命運各異:羅馬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將強敵巴塞隆拿(FC Barcelona)踢出局;拉素則相反,作客薩爾斯堡紅牛(FC Red Bull Salzburg)不敵對手。而週中歐洲賽過後,兩隊都需要收拾心情,因為正要迎來一場首都打吡戰。截至31週聯賽,拉素以31戰60分(得失球+35)排在聯賽第3位;羅馬同樣地以31戰60分(得失球+24)排在第4位。所以今場打吡戰更顯得重要,因為在兩隊的後面還有一隊國際米蘭(Inter Milan)亦步亦趨。毫無疑問,首都打吡是意大利最激烈的打吡戰(Derby della Capitale),這兩個對手真的很討厭對方,為什麼會有這種現象?一切需要由歷史說起。


羅馬帝國的民族主義
作為意大利的首都羅馬,一直是政治的權力核心。在N年前,有位首相叫墨索里尼(Alessandro Mussolini),認識歷史都知道他是法西斯獨裁者(Fascism),經常用國家民族主義(Nationalism)推動政治運動,強調民族復興、國家富強、強人主導國家政治、國家專權集中於一黨專政等,有些少似__黨。他想到一條「絕世好橋」,就是利用足球發展推廣民族主義。

Nick Fury: “There was an idea, to bring together a group of remarkable people, to see if we could become something more.”

反對勾結外國勢力
當時意大利足球已經被較北方的球會例如祖雲達斯(Juventus) 、拖連奴(Torino )、AC米蘭(AC Milan)、國際米蘭(Inter Milan)和熱拿亞(Genoa)等等統領,而這些球會大多數與其他歐洲國家接軌,以現時香港的說法是勾結外國勢力。墨索里尼擔心意大利北方的勢力座大,為了削弱他們的勢力,他的想法就是希望在南部,建立一支與北方球員分廷抗禮的球隊。

成功爭取合併
當時羅馬城內已有幾支球隊,包括1899年成立的FBC Roman、1907年成立SS Alba-Audace、1911年成立的Pro Roma SGS和1900年成立的拉素(Lazio)。經過墨索里尼的「成功爭取」,Roman FC、SS Alba-Audace和Fortitudo-Pro Roma SGS達成跨黨派的合併模式,即是現時的羅馬體育會(Associazione Sportiva Roma)。


拉素獨立
為何拉素不成為合併的一部份?歷史的說法有主要有兩個,第一個是以軍人背景的拉素有反抗墨索里尼的政治的聲音;第二個是當時墨索里尼有一位將軍是拉素死忠,他不忍心見到球隊被吞併,所以堅拒讓拉素成為羅馬的犧牲品。

宿敵誕生
經過合併後,拉素成為羅馬體育會唯一一隊同市宿敵,兩間球會之間的矛盾也由此開始。羅馬的支持者多居住在羅馬南部,經濟上較為貧困,在政治上多傾向左翼;而拉素的支持者多住在羅馬北部,經濟上較為富裕且多支持右翼,因而打吡戰的意味也超越了足球,混入了政治和文化的元素。

同一屋簷下 生活兩個家
羅馬和拉素是共用一個奧林匹克體育場(Stadio Olimpico di Roma),共用主場是意甲其中一個特色,打吡戰就是將兩隊敵對的球迷放在同一個球場內,拉素球迷會坐在北看台;羅馬的球迷會坐在南看台,警察就在中間把兩隊球迷分開,一個對立的局面就是這樣形成,兩隊球迷都會在看台展示大型標語或唱歌諷刺對手。

警察進駐球場的原因,是因為過去兩隊都發生過不少大規模衝突。「第一滴血」是在1979年一位拉素的球迷被羅馬球迷的閃光彈擊中而死亡。不過這絕不及2004年的打吡戰,當時球場有傳言指一個男球迷在場外被警車撞死,而警察否認殺害球迷(事實都不是),球迷不相信警察繼而開始騷亂。看台上的事情影響到球場內的球員,球迷當時衝入球場告知羅馬王子托迪,托迪隨即要求腰斬球賽,否則必定爆發嚴重衝突。其後球證正式宣佈腰斬賽事,但是球迷和警察之間的衝突沒有停止過,多條街道著火。最終13人被捕,不知有多少球迷受傷,而警察方面就有170個受傷,成為「第一滴血」的續集。


本土派
意大利人一直好「本土」,球迷的絕對忠誠的精神興羅馬帝國士兵是毫無分別,球場如戰場,愛隊可以輸掉意甲,但是絕不可以在打吡戰中落敗,就算輸給對手,也不會讓你活得好。很經典的例子是2010年的意甲,羅馬與國米爭奪聯賽冠軍的路程上遇上,拉素遭到羅馬雙殺。當時拉素球迷便要求球隊故意輸給國米,目的就是希望羅馬不能奪冠,結果真的輸了給國米,拉素球迷看見自己球隊輸波但沒有感到傷心,反而與國米一起慶祝。最終當屆國米以82分奪冠,羅馬以80分得第二,羅馬失落冠軍。

仍然法西斯
雖然墨索里尼已經離開,但法西斯的精神仍然刻在一些意大利人的心底內。例如十年前拉素的壞孩子迪肯尼奧(Paolo Di Canio)入球後向拉素的右翼球迷行納粹禮,事件被「文匯大公」大事宣揚,無限上綱上線,令他被意大利足總和國際足協罰款,以現在香港的說法這是政治審判。球迷十分支持迪肯尼奧,為他進行一些抗議。而拉素球迷向來老實不客氣,種族歧視都是極端拉素球迷常發生的事情,自己人都無一幸免,例如蘭尼(Nani)踢得差的比賽,都會受到極端拉素球迷種族歧視。至今仍會在場內高唱法西斯的歌曲,顯示法西斯仍得到部份意大利人支持。


認識歷史 重新上路
今季有不少新派少帥出現,新派少帥能否為意大利領隊帶來一場新的「青春風暴」?羅馬和拉素週中經歷了高山低谷,城內悲喜交雜。接著今晚永恆之城的打吡戰,兩位少帥施蒙尼恩沙基(Simone Inzaghi)和迪法蘭斯高(Di Francesco)帶領球隊成績有目共睹,究竟是羅馬一鼓作氣拿下拉素;還是拉素置之死地而後生?雙方的士兵,會否承繼著過去的歷史而戰?還需要慢慢細味這著球賽。

參考:
https://youngsportswriters.wordpress.com/2011/03/10/derby-della-capitale-the-story-behind-the-rome-derby/
http://edition.cnn.com/2008/SPORT/football/10/22/first11.derbies/index.html
https://www.bbc.com/sport/football/22676789
標籤: 拉素  羅馬  首都打吡  
【球迷世界 X 新Monday 呈獻】唔想同女朋友一齊睇波嘅原因嘅原因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COOOK
    COOOK 於 16/04/2018 評論 NO. 1

    好有趣

    之前同朋友問祖對皇
    我同其他幾個米蘭羅馬國際球迷係咪會支持皇馬

    我地幾個都話對外永遠支持番意甲

    可能幾迷意甲都好都冇意大利人既本土性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