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禮達連任後的一個小總結 文字

2011年,在FIFA主席的競選前夕,被Change FIFA團體(改變國際足協聯盟)推舉出來的前智利國腳費古路亞,突然決定不參選。白禮達的唯一對手,來自卡㙮爾(!)的目穆默德.賓夏姆, 卻在競選前退選。

白禮達在全無競爭對手的環境,再加上他跟歐洲足協主席柏天尼說將不會再連任說服對方的情況下,自己一人參選的白禮達當年在203票中拿到186票當選;

今年,大家以為白禮達不再孤獨,對手是來自約旦(!)的阿里.候賽因王子。但是阿里.候賽因王子卻在選舉的第二輪突然退選。其實白禮達今次只獲得133票,未能取得要當選所需的140票,但對手第二輪的退選自動令白禮達五度成為FIFA主席

2011年的目穆默德.賓夏姆和2015年的阿里.候賽因王子的共通點,除了兩人都是白禮達在競選進程的最後競爭對手外,兩人都分別在最後關頭退選。而兩位都是西亞人,西亞偏偏就是和白禮達關係密切的地方,也是白禮達一個重要票源。

如果白禮達的競爭對手都是自己人,那麼FIFA主席的競選誰勝誰負,又有什麼關係?一個貪污腐敗的白禮達和他的西亞好友,只是「和現在一樣差」跟「分分鐘差過現在」的分別

如果各方唔轉制,例如主席不能無限次連任、「回佣方法不是行陏」的法律漏洞要被司法界重新考慮或國際足協的活動要被FBI或聯邦司法局監察,基本上任何人上任國際足協會長也是換湯不換藥。

現在,只有贊助商可以治到FIFA。上年冇咗Sony , Emirates, Johnson-n-Johnson, Continental,Castrol;今年Coca-Cola, Visa, Adidas, McDonald 話要重新評估和國際足協的合作關係。如收入來源都要求反貪,加上FBI 和瑞士司法部現在"𥄫到實"...希望有所改善

權力和金錢,本身就可以令人變質。當年的夏維蘭治如此,現在的白禮達如此;即使現在和白禮達抗衡的柏天尼,在自成一國或「無皇管」的情況下,如他有日當選你又會難保他會有分別。

人性的醜惡,足球無政治介入,他們可以每人都獨善其身嗎?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