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青春(一):兩個「教授」,一樣忠誠,兩種離愁】

BLnaze 於 15/05/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風雨急,歲月趕,每滴光陰一額汗」,近來大台電視劇以「時間」為主題,引起了受眾不少的反思與共鳴。

足球圈裡,這一年來的離別,也讓人哀嘆歲月的流逝。場外的「教授」雲加、場內的「教授」恩尼斯達的離隊,讓人感受到時光的流轉。同樣1996年加盟,同樣2018離開,同樣的22年時光,帶給我們,你記得多少?

下賽季,我們會看到陌生的酋長替補席,看到沒了「小白」的魯營。你會懷念嗎?


【始於輝煌,止於支撐】
你還記得1996年的夏天,你正在做甚麼?筆者正準備入讀小學,是的,作為「踩界」九十後,當雲加執掌阿仙奴教鞭,遭到全世界困惑的時候,我還對足球無所認識。

就像沒有人能預料,香港一個的士司機能夠在內地爆紅一樣。雲加加盟之初,認識他的人寥寥無幾,法甲冠軍、日本冠軍都沒法讓他得到足夠的關注,後來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


從「建立」法國幫,到打出「不敗奪冠」,從巨星、小妖兩手抓,到改造位置。「教授」用自己的眼光與思路,讓阿仙奴成為英超兩巨頭。雲加的高瞻遠矚更體現球會的未來發展。

沒當酋長球場動工、與「不敗奪冠」同時來臨,雲加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一切都似乎與阿仙奴的宏圖相互呼應。不過,沒有比香港人更能明白「工程總會超支」的偉大理論,雲加開始走到財政緊拙的關口,從亨利、法比加斯的出走,到拿斯尼、雲佩斯,雲加沒法留住自己的子弟,也沒法留住辛苦攢來的金錢。


伴隨著球星出走的是多年無冠,「阿仙奴奪冠,我就嫁給你」與「雲加係唔會走架」成就了一個又一個悲慘而傷感的愛情故事。雲爺爺的阿仙奴生涯末段得到的倒彩聲越來越多,暴龍哥的出位、WengerOut的海報相繼成為熱門話題。

就在雲加宣布離開的一刻,我們毅然發現,當那個爺爺離開,我們會開始懷緬他的歲月,會記掛他的功蹟,會發現他留給阿仙奴的,不止是回憶,還是酋長球場,還有一條可以征服2-3年的攻擊線。


沒有人能想像雲加為其他球隊效力,沒有人能預測沒有雲加的阿仙奴會更好,還是更壞,但我們都知道,雲加這個名字,代表著的含義。

【場上教授,低調高手】
不懂足球的人,可能不會知道,美斯以外,巴塞隆那還有一位核心。從12歲加入巴塞隆那青訓營開始,到18歲的閃光登場,恩尼斯達用出色靈動的技術,演繹了鬥牛勇士的美感與悠然。

你沒法想像「白教授」在意大利鋼鐵防線前以一敵六,腦海轉的是甚麼念頭,沒法忘記在加時階段打進絕殺入球,令橙衣軍團被紅色吞噬。恩尼斯達讓我們難以用言辭形容他的出色,他的關鍵。


漫長的歲月裡,他安於美斯的身後位置,亦敢於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他在進攻時表現了輸送者、突破手、主攻手、無球者的各種角色,反搶階段不遺餘力,同時代,你找不到比他更出色的中場。

不過,當「小白」變成「老白」,我們驟然發覺,昔日的鐵人,如今已經支撐不起90分鐘的征戰,當比賽最後時刻,身體跟不上腦袋,恩尼斯達選擇離開,是急退勇退,也是為巴塞留下轉變的空間。美斯身體下降之後,巴塞已經承受不起多一位體能、活力開始衰退的球員了……


【現在說永遠已經很傻】
有人說「沒頭髮的人,腦袋都很好」,或許「白教授」終有一天會成為場邊的教授,而「雲教授」還會用他的腦袋,為足球作出貢獻。我們知道,世事沒有永恆,說「小白」永遠留隊、說雲加「永遠續約」都是一場虛幻。
22年的歲月,佔據我們生命約四分一的時間,如果可能重來一次,你會更懂得欣賞兩個「教授」嗎?

BLnaze的足球札記
標籤: 恩尼斯達  雲加  阿仙奴  巴塞隆那  英超  西甲  教授  時代  青春  
【世界盃 ng sick ball 街訪 — 第三集】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