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中文卷二]《談敵人》︰何悲敵人之逝?

拾苟說足球 於 21/04/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作為曼聯球迷,回想當年費格遜退休,心裡固然充斥著驚訝和不捨。心底感恩,卻未曾感觸。今日雲加宣布季尾離開阿仙奴,實為鄰家之事,本應隔岸觀火。殊不知心裡戚然不斷,久久不能平復。

早年帶領阿仙奴的雲加,和費格遜可謂一時瑜亮︰我有行雲流水的劍法,你有實而不華的拳術。你有英超冠軍奬座之量,我有不敗皇者紀錄之質。門派不一,但各有千秋。

然而,高峰過總會有下坡。

費格遜的「後三冠王」時期,屢屢將帥不和而將球迷寵兒斬首示眾,成績卻日漸衰落,球迷聲討不斷。雲加的「酋長時代」,亦不復當年勇,年年功臣變節,年年退求其次。

費格遜是幸運的,他找到了第二代的千里馬,奔馳而上,直至退休一刻載譽而歸。花開堪折,球壇記著的,是他帶給曼聯最燦爛的光輝時代。

雲加是時不與我,建球場的財務壓力如廢半臂,與對手的忽然富貴此銷彼長;雲加也是咎由自取,重召前朝功臣,為暮色帶來了一抹醉人的紅暈,卻無力阻擋夜幕降臨。過度眷戀前塵,種下無法應付崎嶇後路的果。

一代功臣,雲加的晚景是淒涼的︰眾叛親離、碌碌無為、力有不逮、一沉百踩。昔日風光,彷如煙縷一樣,無聲無息,消散於無形。

知己難求;能讓你惺惺相惜的敵人,更難能可貴。心裡戚然,不只因失去值得尊敬的老對手,更是不忿雲加的無花折枝。

今日聯賽排名前六不入幾成定局,作為對手本應樂於見之沉淪,如今卻冀願阿仙奴在歐霸一吐烏氣掄元︰大概這個二十多年的敵人,值得一個漂亮一點的華麗落幕。


編註︰曼聯球迷正計劃下周主場迎戰阿仙奴賽事向雲加起立致敬,希望成事。

文︰請支持小弟的Facebook專頁-拾苟說足球!
【世界盃 ng sick ball 街訪 — 第三集】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